六四事件 26 週年

有感而發、沒有特定主題的文章

六四事件 26 週年

文章 #1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5-31 23:30

來源: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 ... urth_rally

香港支聯會發起遊行,紀念 1989 年北京天安門六四事件 26 週年,要求平反六四。

星期天(5 月 31 日)的遊行終點跟過去有別,從香港政府總部改至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香港中聯辦),寓意直接向北京中央抗議。

港支聯把今年紀念活動的主題定為「平反六四,一起撐」。遊行隊伍由灣仔修頓球場出發至位於西環的香港中聯辦。支聯會新任主席何俊仁表示有 3000 人參加。

今年是「雨傘運動」後的第一次六四紀念活動,「本土思潮」的興起讓年輕一代質疑支聯會的要求及路線。

何俊仁在出發前致辭說,香港人利用剩餘的自由為大陸發聲。香港人堅持 26 年,是香港的尊嚴及驕傲。

副主席蔡耀昌則說,1989 年香港人聲援北京學生的大遊行有 150 萬人,是香港重要的歷史。他還認為香港仍有很多年輕人支持平反六四,儘管香港面臨眾多問題,還是會團結一致對凖共產政權。

BBC 中文網記者蔡曉穎在香港報道說,除了悼念六四的民眾,仍有一些撐黃傘,喊我要真普選口號的遊行人士抵達球場。

港支聯將於星期四(6 月 4 日)舉行週年六四燭光晚會,支聯會的重要成員——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將缺席集會。

何俊仁對記者們說,他不會猜測今年燭光晚會的出席人數,但相信參加晚會人數不會大減。

原有八家香港高校學生會參與的學聯在「雨傘運動」後相繼出現「退聯公投」,至今已有香港大學、理工大學、浸會大學和城市大學退出學聯。

在浸會大學學生通過「退聯」公投前,浸大學生會代表在學聯會議上表態反對參與今年的「六四」燭光悼念晚會,學聯也因此作出了有關決定。

這將是學聯 26 年來首次缺席這場燭光晚會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梁國雄:建設民主中國事關本土

文章 #2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5-31 23:32

來源: http://news.mingpao.com/pns/%E6%A2%81%E ... 3009945709

支聯會六四晚會近年屢受批評,有年輕人指晚會太悲情,本土派則指支聯會綱領太過「大中華」。社民連主席梁國雄曾任支聯會常委 10 年,他說,在任常委期間,在支聯會看不過眼的事「多的是」,最後因為自已「鬧(支聯會已故前主席)司徒華」才淡出,但每年六四遊行、晚會他無一缺席。對於本土派批評,梁挑戰道:「為何建設民主中國對本土無益?」

任常委後淡出 從無缺席遊行晚會

「即使你建國也要有外交,你也要同人來往。你也要有個評價,到底中國民主你是否支持,或中國捉政治犯你理不理。若這個(本土)論述成功,你怎叫人關心香港,香港發生什麼事和其他國家有什麼關係?」對於本土派拒到支聯會辦的六四晚會,梁國雄十分看得開,「又唔爭在你們幾個……無計的,就算有 3 萬人不來,你怎樣,唔通求他們來?」

四五行動是支聯會的創會團體之一,本身是四五行動成員的梁國雄說,建設民主中國、結束一黨專政對本土派也無害,他看不到本土派為何不能支持。

指「港共」政權源自中共 難置身事外

本土派其中一個論點是,香港未有民主,亦沒責任建設民主中國。「其實這樣說很簡單,城邦派被人拉了也不關我的事。但那說不通,如果你說到這樣,那也不用再談。」梁國雄指出,在現實中,面對中共政權難以置身事外,他譬喻說,「一個黑社會在灣仔收保護費,你在後巷住,你是否可說﹕『你只收隔鄰不要收我?』梁振英權力基礎、『港共』政權是來自中共。」

他說,本土派的批評是把支聯會看得「太大」、太有影響力,但現實是,支聯會今天在政界的號召力有限,除了每年辦六四晚會,對選舉、政黨根本都沒有控制能力,「甚至有人不會說自己是支聯會(成員)」。他說,若有人認為支聯會「抽水」,大可自己提出另類運動。

梁國雄稱,一日認為六四這樣的「春秋二祭」對香港仍是有益,他便會去做,「與其說支聯會利用你,不如說你利用支聯會,因他搞了一個集會,讓你可以去表達意見」。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專訪張博樹:「六四」是中國政治思潮分水嶺

文章 #3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6-03 00:57

來源: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 ... _interview

在「六四」天安門事件 26 週年之際,今年 60 歲的中國憲政學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客座教授張博樹在香港出版了新書《改變中國:六四以來的中國政治思潮》,就 26 年前發生的事件對中國大陸及香港兩地政治思潮的影響進行了深入的分析。

張博樹教授在接受 BBC 中文網電話專訪時表示,「『六四』以來中國社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中國的思想界也發生了巨大的變遷」。

他還指出,當下的中國政治思想出現「高度分裂」,而且「深刻地折射出中國今天所面臨的某種轉型困境」。他還表示,「有責任為年輕一代提供政治思潮探討的視角」。

以下是有關 BBC 中文網(以下簡稱:BBC)對張博樹教授(以下簡稱:張博樹)電話專訪的內容。

BBC:您以「六四」為時間節點來研究中國的政治思潮,在您看來,天安門事件對中國政治思潮有什麼影響?

張博樹:在我理解中,「六四」天安門事件是當代中國一個重要的分水嶺。

「六四」前是中國的改革開放十年——文化大革命結束以後從 1978 年開始到 1989 年——這段時間大體上中國人民在反思文革的巨大歷史傷痛,希望找到政治上和經濟上的現代化之路,並在這方面作出了很多努力,同時 80 年代也是一個思想解放的十年。但「六四」當時的中國共產黨政府強行把學生對於推進政治改革和市民要求反腐敗的和平呼聲鎮壓下去了,這樣一件事情構成了重大的歷史轉折——它終止了前面十年中國改革開放特別是政治改革和思想解放的勢頭。

「六四」以後,中國的經濟改革雖然在繼續——特別是 1992 年鄧小平南巡以後中國的市場改革還在延續 80 年代的邏輯,但是「六四」以後非常重要的一個變化是政治體制的改革不再做了,而且是在大踏步地後退。

可以說,六四改變了一代人命運。今天中國社會所最關注的,比如貪官腐敗問題、官民矛盾問題,這些說起來,其實都是和「六四」以後中國在政治發展和經濟發展上面產生巨大反差的背景之下出現的情況。

我之所以要從中國思想界的角度來談「六四」以後中國的變化,也是想凸顯這一問題:中國在這段時期的演變,特別是權貴資本主義的急劇發展,可以說是「六四」開槍的一個重大社會後果。但是對於這樣一個後果,官方是從來不允許民間進行深刻、自由的討論的。

BBC:您把習近平上任後的中國政府稱作是一種「新極權」,您認為當下對異見的打壓跟「六四」事件的歷史有關係?

張博樹:這種關係肯定是存在的。「六四」的基本點是當政者用強力形式來阻止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打壓民間的呼聲,而這些呼聲在一個正常國家裏應該是常態。

1989 年的時候我就在北京,當時胡耀邦去世,學生的口號非常簡單:希望給胡耀邦一個公正的歷史評價,同時希望增加新聞自由度—— 80 年代的中國已經在討論出台新聞法,因此當時學生希望有更多的言論自由是完全正當的;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方面是認為官員應該公開財產,這在 80 年代末的學生運動中就已經提出來了,但是到現在的政府都還做不到。

另外,當時一個很重要的口號是「反官倒」,反腐敗,學生運動演變成了全民運動,重要的共識就是中國要建成更公平、自由的社會,就必須推動中國政治改革,才能遏制腐敗。當然後來,它被鎮壓了。

而今天的習近平,他一方面在反貪腐,似乎是順應了社會要求——也應該承認他的反貪腐並非沒有成績,比如打出了徐才厚、周永康這樣的「大老虎」,這在胡溫時期和江澤民時期是不能想像的;但是,習近平的反貪腐仍然是運動式的反腐,是有選擇的反腐,而不是自由知識分子所希望的那種制度性的反腐,即通過改變國家政治結構、改變中國政治遊戲規則來遏制當政者的腐敗——這個問題他仍然是拒絕的。

所以我們發現,今天習近平所實行的政策,在打壓知識分子要求民主改革的意義上,和當年「六四」鄧小平對學生運動和市民運動的鎮壓是一脈相承的。兩者都是為了繼續壟斷公權力,繼續強力維持黨的領導。而在自由知識分子看來,這種對權力的壟斷是造成今天中國所有問題的最根本的原因。

BBC:您在書中說,您這本書的立場是不那麼講究中立性的,而是有鮮明的「論戰性」,這裏指的是對什麼的論戰,或者說是對誰的論戰?

張博樹:這本書的緣起本來是我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講的一門課《當代中國九大思潮》,授課要講究「中立性」,因為課堂教學是要給學生介紹知識,而不是灌輸,個人評價也會有,但要適可而止,讓學生有一個選擇的空間,但是寫書就沒有這個顧慮了。我不單要介紹很多同代學者的觀點和主張,而且更多地是要站在憲政自由主義的立場上去分析他們,評判他們,不少的場合裏甚至是在批評他們,和他們論辯。

這本書對中國毛左派、新左派、新權威主義、「回到新民主主義」、儒學治國論、新國家主義等一些代表性觀點和人物的分析,就充滿了論戰性。我認為這種討論乃至論戰是必要的,特別是考慮到一些新左派或毛左派學者在國內有很大影響,他們的那些似是而非的觀點誤導了許多年輕人。

BBC:你書裏還提過,「思考中國」的年輕人才是中國的未來,這群人是什麼人?他們現在在哪裏?

張博樹:我是上個世紀 50 年代出生的人,儘管我們有我們這一代應該承擔的責任,但是這個國家的未來——包括中國民主化的未來——要靠我們下一代人和更下一代人。所以我書裏強調,這部書不單是寫給我的學生,而且是寫給更多中國大陸的年輕人。中國未來的進步發展和民主化,需要我們的 80 後、90 後甚至更年輕的一代。但是他們能夠承擔這個任務的前提是他們對這個歷史、對中國的現實有更深刻的理解。我相信,有這種志向的中國年輕人很多。

BBC:在您看來,「六四」這個概念對當今中國的年輕人來說代表了什麼?為什麼有些人覺得它很重要,有些人覺得它不重要?

張博樹:這和黨國通過教育系統、宣傳系統有意識地抹殺這段歷史有直接關係。黨國當然知道這是一段不光彩的歷史,所以在之後四分之一個世紀裏,中國的傳媒、出版等所有跟意識形態或教育相關的系統裏,這件事都是被屏蔽的,即使講也是歪曲地講。

所以「80 後」、「90 後」這一代年輕人談起「六四」這段歷史的時候,有很多是不清楚的——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趙紫陽是誰。我在哥大教過的學生就有這樣的情況,儘管他們都是很優秀的學生。想想看,30 年不到的歷史就已經成為斷層,成為記憶中、知識中不再存在的東西,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BBC:你覺得今天的香港年輕人看待「六四」歷史的方式是不是發生了一些改變?

張博樹:據我的觀察,香港的年輕人對於「六四」一直是有很重的心結的。今年我知道情況有一些變化,首先是和去年的「雨傘革命」有關——最後抗爭的結果確實不理想。這種情況會促使香港一部分學生對大陸北京當局乃至於內地這樣一個巨大的存在產生某種抗拒感,香港本土化的意識比過去更強烈了,甚至出現了某種意義上的獨立意識。

在這個背景下,大概有些香港的年輕人覺得「大陸的事情跟我沒關係了」,當中也包括大陸曾經發生過的「六四」。

我覺得這個反應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個人的看法是,其實香港未來民主事業的推進仍然是和中國內地的民主化息息相關的。如果說中國作為一個整體的民主問題解決不了,那麼香港自身的真正民主也很難實現。

BBC:我們看到的另一個現象是,政治思潮在互聯網上的傳播在以轉發、評論等方式聚集後,似乎不像理性學術研究那樣具有豐富性,而更多地產生非此即彼的分化,但它又恰恰是傳播最快最廣的工具。你怎麼看待互聯網對思潮的啟發、傳播等方面的作用?

張博樹:我們得承認互聯網是現代專制主義的「剋星」,這在 30 年前大概想像不到,但現在它在傳播思想自由方面的巨大作用已經非常明顯了。而黨國也意識到互聯網對一個專制政權的威脅,所以這些年來黨國在如何加強互聯網時代的思想監控方面作了巨大的努力,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公民維權與新極權在互聯網時代正在進行博弈。

至於網絡聲音非黑即白,網絡思想相對簡單化、兩極化的現象,我覺得首先是過去多年的黨國教育造成的——這種「教育」從來都是非黑即白的階級鬥爭式思維,它的特點是簡單的二元對立,沒有過程,沒有多樣性,喜歡扣帽子、打棍子,思考方式是典型的極權主義式思維,不是現代民主社會的思維。它在網絡上表現得尤其明顯——作為一個民族來講,我認為這是很不成熟的表現。

BBC:那你又怎麼看待如今有部分人「逢中必反」的現象?

張博樹:這個也就是我剛才說的問題:有些年輕人思考問題比較簡單化,當他們看到抗爭被打壓了,會簡單地理解成這是「中國」造成的。實際上「中國」是一個太籠統的概念。我在我的新書裏就強調,我們必須區分中國作為「民族國家」和中國作為「黨國」,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黨國」是指中國現存的專制政體,是中國共產黨壟斷公權力的政治體制,是它打壓了「雨傘革命」。

而「中國」是我們共有的家園,作為炎黃子孫,我們對這個家園有一份共同的愛、共同的眷戀。如果我們的年輕人能把這幾層意思區分開的話,他就應該發現,真正應該批評和反對是這樣的一個政府,這樣一個政治體制,「逢中必反」則是把這兩者混淆了。我們現在說,我們是反對共產黨的極權統治,但同時,我們是愛國者。

所謂「逢中必反」的現象可能來自香港一部分年輕人的一種認知。如果我們要給它一個診斷的話,就是它把黨國和中國作為一個國家或者大家共有的家園,給混在一起了。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天安門母親」敦促中國領導人承擔責任

文章 #4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6-03 01:00

來源: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 ... ne4_letter

在「六四」事件二十六週年即將到來之際,「天安門母親」授權中國人權發表她們撰寫的紀念文章。

文章表示,「六四」已經過去四分之一世紀,但是真相仍未大白於天下,死難者難以安息。這是中華民族的恥辱、也是整個文明人類的恥辱。

「天安門母親」在文章中表示,自 1995 年以來,她們每年都要秉筆直書,要求公開公正解決「六四」問題。

她們還說,她們提出三項「真相、賠償、問責」的訴求如石沉大海,杳無音信。

文章還說,對「天安門母親」群體的監控並沒有隨著「六四」二十五週年過去而停止,而是轉入了「新常態」,甚至達到了無孔不入的地步。

文章還引用了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今年三月就日本領導人應對日本侵華戰爭承擔歷史責任所說的話,「對於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來說,不僅要繼承前人所創造的成就,也應該擔負起前人罪行所帶來的歷史責任」。

文章同時反問說,同樣道理,「當年中國的領導人毛澤東、鄧小平在自己國家裏犯下的一系列人為的乃至殺人的罪行,他們的後繼者是否也要擔負起由此帶來的歷史責任呢?」

在本次的公開紀念文章中簽名的共有 129 人。

「天安門母親」是「六四」事件死難者母親發起並組成、要求中共平凡 1989 年民運的組織,多年來一直呼籲徹查及公布「六四」事件,向死難者家屬公開道歉。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雨傘運動」後香港年輕一代重新看六四

文章 #5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6-03 01:06

來源: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 ... h_movement

過去廿六年,數以萬計的香港人到湧到維園,點起燭光悼念「六四」的死難者。近幾年,很多年青人,包括那些在 1989 年後出生的,也積極出席「六四」晚會,「支聯會」看似已完成薪火相傳的任務。

不過,「雨傘運動」後的第一個六四,各方矛盾突顯,香港的年輕一輩亦對「六四」、「支聯會」路線有不同的看法,學聯更首次缺席六四晚會。香港支持民主陣營的分裂,將令民主運動何去何從?

「支聯會」全名為「香港市民支持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成立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近兩年,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口號最受質疑。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接受 BBC 中文網訪問表示:「我們認同民主是每個地方值得擁有,不論是中國又好、北韓(朝鮮)又好。民主應該人人皆享,不過我們是否代他們爭取?支聯會多年來都是說建設民主中國,一方面它引申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的論述…… 這一類的論述我們不認同。」

另外,他亦認為,只單憑於維園晚會喊口號,不能稱為建設民主中國,這樣是「言過其實」。今年,香港大學學生會已退出學聯,並自行舉辦悼念六四的活動。

年輕人之間流行這種想法,跟本土思潮脫不了關係。新一代以香港為家,身份認同建立於香港,甚至有一些年輕人主張中港應該分割,香港人不應該、亦沒有能力爭取內地的民主化。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羅冠聰承認自己的國族認同低落,不過他認為香港人仍然應該聲援內地民主運動。「我自己對於中共政權之下的中國,我的國族認同十分之低,不過,基於一個技術上的手段,我會認為建設民主中國有其意義…… 有很多政治學家講過,一個獨裁政權的當中,一些邊緣城市或地區能夠擁有民主的機會十分之低,近乎沒有可能。」

被問到推動中國民主化與香港的關係的時候,黃之鋒有相近看法:「即使退一萬步說,就算香港獨立都好,中國因素會繼續影響著香港、大陸、澳門、台灣等華人社會。所以,華人社會應該聯合起來抗爭,向中共施壓。」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接受 BBC 中文網訪問時,表示理解年輕人不願意稱自己為中國人的原因。「這個有鑒於中國大陸的政治、整個氣候與環境、與及對香港的政策、對自己國民的政策,都使到後生一輩反感及無法認同…… 當他們覺得無法改變中國的時候,只能夠疏離、只能夠拒絕認同中國。」不過,他認為香港人身為世界公民、中國公民,為內地的人發聲是「應有之義」。

何俊仁認為一些本土派人士,認為香港應與大陸完全割裂的想法有點諷刺。「香港親共派就是提出這一點,井水不要犯河水,這樣河水才不會犯井水。這個看法二十多年前提出來,想不到現在年青一輩會接受這個看法。」

不過,沒有親身經歷六四的一代都認為六四對香港是香港人建立身份認同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亦是香港政治的分水嶺。

馮敬恩表示:「由於「中英聯合聲明」在「六四」事件發生前簽訂,而基本法則於九零年頒布,當中這段時間香港人對前途不安及恐共的心態……而這種心態是香港人所獨有,而深圳河以北的人不會明白這種心態。」

殖民時期,香港處於去政治化的環境,而六四事件正正是香港人最重要的政治啟蒙課。羅冠聰:「八九年五月到六月期間,香港舉辦了十分之多的遊行,人數由幾十萬到 150 萬都有……香港上上下下很多人都參與認識政治、認識國情的運動當中。」

香港學生團體「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指出,六四事件甚至影響基本法關於政改的條文。「原本基本法的草稿寫明香港人可以透過公投一人一票決定政制發展前途,但梁振英(時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於屠城後取消了這條文。」

六四、七一於過去被視為香港民主運動的寒暑表。雨傘運動之後,支持民主陣營爭拗不絕,更有四所大學退出學聯,加上近期眾人對支聯會的種種質疑,這種分裂是否預言香港民主運動前途一片灰暗?

羅冠聰認為,六四晚會出席人數多寡,未必與香港民主運動有如此大的關係。「雨傘運動之後,政治光譜擴散得太快,亦有一陣營的人主張缺席這些場合。我們要宏觀地看,不單六四或七一,在不同的政治敏感時間,有幾多人出來抗爭,這才能作比較凖確的分析。」

政治光譜於短時間內極速擴闊,這段混亂、充滿衝突及矛盾的時期,羅冠聰認為大家需要時間沉澱、思考前路。「很少人能夠解釋本土是甚麼,原因在於大家各執一詞……宏觀的政治論述需要時間建立,我自己覺得短期內有問題存在,他們不能很有系統將大家信念一致的地方歸納出來。」

四所大學,包括香港大學、理工大學、城市大學及浸會大學,已退出學聯,不過馮敬恩認為,退聯一事的影響性不應被誇大。「為何一個學生組織的解散會影響香港(的民主進程)?那其他人去了哪兒?香港是否只剩學生?」他補充,學界關係還是融洽,並沒有外界所認為的勢成水火。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王凌雲冀當局讓王丹回國

文章 #6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6-03 01:07

來源: https://hk.news.yahoo.com/%E7%8E%8B%E5% ... 59740.html

今年是六四 26 周年,當年一些學運領袖依然流亡在外,包括王丹。他的母親王凌雲亦已年屆 80,她期望當局以人道立場,重新發出護照予兒子,讓他回國探親。

王凌雲與丈夫兩個月前再次到台灣探望王丹,是難得的相聚時光。

四年前兩岸開通自由行後,兩夫婦差不多每年均往台灣探望兒子一次,當局並無阻撓,而相對以往申請到美國亦方便很多。畢竟王凌雲已經八十歲,她希望王丹有回國的一天。

近年王凌雲少有接受訪問,但她相信儘管六四不能平反,歷史亦會有公論。

王凌雲無後悔當年無阻止王丹參與這場運動,她認為反貪腐、追求民主,是單純愛國的表現。談到香港的雨傘運動,她說香港年青人都是有理想的,希望父母尊重子女的選擇。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台灣籌辦晚會紀念「六四」26 週年

文章 #7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6-03 01:11

來源: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 ... 0602_tw_64

「六四天安門事件」將滿 26 週年,「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台灣學生促進中國民主化工作會」、「華人民主書院」等民間團體計劃於 6 月 4 日晚間在台北市中正紀念堂舉辦紀念晚會,以哀悼當年的死者者,並聲援近年來遭中國大陸打壓的異議人士,期盼中國大陸能更民主、更自由。

今年晚會的主軸是「重返天安門、撐傘悼六四」,現場將會搭起長 12 公尺、高 7 公尺,將近 2 層樓高的天安門廣告牌,並撐起黃色小雨傘,聲援香港民主運動,展現台灣對於人權、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的尊重。

晚會共有三大部分,分別是悼念「六四」、聲援中國以及反思台灣。與會者包括人權律師、民運人士余傑、王丹、林保華等人。台灣作家平路、律師魏千峰等人也將演講聲援中國大陸近年來打壓人權的事件、公民運動人士賴中強、黃益中、吳崢等人將以台灣的角度反思「六四」。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接受 BBC 中文網訪問時表示,舉辦「六四」紀念晚會旨在究責與平反,中共必須面對歷史的錯誤。期待有一天,能到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辦「六四」紀念晚會。

楊憲宏說,借著晚會的舉辦,也在警告中共,「六四」的基因在流傳。因為,許多參加活動的年輕人是 89 年以後出生的世代,「六四」發生時還沒出生,他們清楚告訴中共,「六四」不會被遺忘,還會傳承下去。

他指出,今年晚會將由「六四」事件發生後出生的台灣年輕人主辦,標誌著他們已傳承紀念「六四」的歷史使命。

楊憲宏並說,愈來愈多在台灣求學的大陸學生前來參加,令人振奮不已。

楊憲宏強調,「六四」晚會也在警惕台灣,兩岸關係的嚴峻,台灣的未來必須審慎以對。他說,他支持馬英九 2005 年曾說「六四不平反,統一不必談」的立場。

先前,「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秘書長邱齡瑤表示,已邀台灣總統出席晚會,期待會有好結果。

馬英九總統將發表聲明

對此,總統府並未正面響應,但府方對 BBC 中文網強調,馬英九總統將在「六四」當天發表聲明,表達對於中國大陸民主化進程的關心,也將呼籲大陸當局包容、善待異議人士。

府方指出,馬英九總統每年都會發表聲明紀念「六四」,今年也會發表書面感言,表達立場與關懷。

去年「六四」25 週年,馬英九總統以國民黨主席身份主持國民黨中常會時呼籲

大陸當局平反「六四」、善待異議人士,讓台灣人真切感到大陸認真推動改革,比「讓利」更能拉近兩岸人民的距離。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張先玲:內地香港民主路難切割

文章 #8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6-04 00:17

來源: http://rthk.hk/rthk/news/expressnews/20 ... 104530.htm

明日是六四 26 周年,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之一張先玲表示,尊重香港學聯和部分團體缺席維園燭光晚會,她相信,不到維園的香港人也不會認同「屠殺」行為,用哪種方式悼念、人數多少並無問題,最重要是平反六四的心並無改變。

張先玲又說,內地的民主對香港的民主發展亦非常重要,內地和香港在民主路上,難以切割。

天安門母親已製作錄音心聲,交予支聯會在明晚舉行的維園燭光晚會上播放。天安門母親新任發言人尤維潔表示,遺孀團隊將接力,協助一班母親繼續爭取,她又說,只要六四未平反,希望香港人每年亦會在維園,聽到天安門母親的心聲。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天安門母親指六四燭光晚會別具意義

文章 #9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6-04 00:18

來源: http://rthk.hk/rthk/news/expressnews/20 ... 104565.htm

明日是「六四事件」26 周年,支聯會過去一直風雨不改在維園舉行燭光晚會,悼念六四死難者,學聯早前決定今年不出席晚會。

對「天安門母親」來說,燭光晚會別具意義。發起人之一張先玲說,無論如何都尊重香港人的決定,亦感謝港人 20 多年來,溫暖著他們的心。

「天安門母親」成員差不多每年都會錄製心聲,在晚會播放,今年由新團隊負責,新發言人尤維潔,她的丈夫在「六四事件」期間喪生,她說失去孩子的媽媽一直在前線承擔,現在是時候由死難者遺孀出一分力。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六四前夕天安門母親發言人稱遭跟蹤

文章 #10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6-04 00:19

來源: http://rthk.hk/rthk/news/expressnews/20 ... 104585.htm

明日是六四 26 周年,「天安門母親」多名成員被當局嚴密監控,發言人尤維潔表示,雖然可以離開住所,但由昨日開始,每次出門都被人跟蹤。

尤維潔表示,其他天安門母親成員亦遇到同樣情況,在六四前夕,成員之間不能見面。

另外,「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的電話,今日無法接通,丁子霖早前表示,今年無法到兒子蔣捷連中槍的北京木樨地地鐵站出口悼念。

北京地鐵亦在官方微博公布,由昨晚 6 時起至 6 月 4 日晚,會採取臨時封閉措施,呼籲乘客改用其他出入口,但公告未有說明出口封閉的原因。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被問中國何時才正視六四歷史 華春瑩批評記者邏輯

文章 #11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6-04 00:21

來源: http://rthk.hk/rthk/news/expressnews/20 ... 104652.htm

明天是六四 26 周年,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在上世紀 80 年代末發生的政治風波,中國的黨和政府早已給予明確的結論。

她說,中國 30 多年改革開放的經驗和成功,充分證明中國選擇的道路是完全正確,也得到全體中國人民的真心擁護。

有西班牙傳媒的記者問華春瑩,中國要求日本正視歷史,以免重蹈覆轍,中國何時才能正視六四事件的歷史。

華春瑩批評記者的問題,為何有這樣的邏輯,又指日本 70 年前對中國發動侵略戰爭,國際社會早有公論,兩件事完全不同性質。

華春瑩要求記者與中國各界交流,更準確了解中國對當年戰爭的印象,以及日方能充分正視歷史,對中日關係的重要意義。

另外,早前有報道指,國務院前總理李鵬病危,華春瑩表示,有關問題非外交問題,不是她職權內可回答。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六四家屬及維權人士遭嚴密監控 胡佳:「被旅遊」

文章 #12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6-04 00:22

來源: http://rthk.hk/rthk/news/expressnews/20 ... 104751.htm

多名六四事件死難者家屬及維權人士據報在 26 周年前夕被當局嚴密監控,部分被要求暫時離開北京。

《英國廣播公司》報道,「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與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的電話都未能打通。有報道指稱鮑彤上星期被帶離北京;而北京維權人士胡佳也向英國廣播公司證實自己「被旅遊」。

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組織人權觀察促請中國承認並承擔鎮壓天安門民運的責任,並釋放高瑜、浦志強、陳雲飛等人。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六四 永不放棄

文章 #13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6-04 10:33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firs ... 4/19171816

今天是後雨傘時代首個六四,支聯會依舊在維園守候,平反六四,永不放棄;港大學生會首度移師校園,思索港人民主路;本土派拒絕「愛國」,今舉行十八區巡遊,讓悼念活動遍地開花。無論支持建設民主中國還是守住香港,要平反抑或毋忘,見證六四和佔領的兩代港人,都抱持抵抗不義政權、守護歷史真相的底線,絕不退讓。天安門母親張先玲說,悼念六四不應計較人數和方式。

天安門母親發起人張先玲向傳媒表示,對本港年輕人抗拒中國民主感難以理解,但尊重學聯退出維園燭光集會的決定,更重要是尋求平反的決心未變,相信港人不會認同中共的屠城暴行。天安門母親的心聲今晚將於維園燭光集會上播放。

陳日君:去到行唔到為止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今晚會再度出席六四燭光集會,「我以後都要去六四晚會,7.1 遊行我又去,得幾千人我都去,去到我行唔到為止」。面對近年不滿支聯會的聲音,他認為每個人可自由選擇,「冇人可以去鬧其他人參唔參加,你叫人唔去你理由係乜?人哋錯喺邊度呀?你話冇用,冇用都要做!呢個係原則問題」。

陳日君說中共至今未願認錯,擔心鎮壓遲早在港上演。否定中國人身份不影響對六四的關注,是否用平反字眼也無關宏旨,「咁執着嗰兩個字做乜,總之要佢認錯,嗰班人(六四死難者)冇錯,殺死佢哋係唔啱」。

中大等四間大學學生會今晚將出席維園燭光集會。中大學生會會長王澄烽說,中共阻礙香港民主步伐,港人不能自我欺騙中共不存在,應與兩岸四地民運人士聯結對抗中共。另起爐灶的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雖支持追究屠城責任,但質疑不應由港人建設民主中國。

因未能按傳統於六四前在立法會排期進行六四辯論,泛民主派 18 名議員昨晚改於立法會外進行六四辯論,呼籲市民今晚維園見。公民黨毛孟靜認為如不承認是中國人就不悼念六四是狹隘想法,因六四嚴重性遠超國界,「到維園悼念六四,唔係因為你係中國人,而係因為你係一個人」。

黃之鋒:六四是政治啟蒙

學民思潮成員今晚也會到維園,並設街站呼籲關注政改。召集人黃之鋒指六四是其政治啟蒙,但新一代的啟蒙已是雨傘運動,難免對六四情感淡化。然而六四畢竟是香港民主分水嶺,事發後中共將基本法普選部份收緊,對香港民主發展影響深遠,港人不應忘記。
黃之鋒認同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較虛無,學生對集會唱《中國夢》環節沒有共鳴,他個人也承認「唱中國夢我真係唔知發生乜事」。不過他認為更多人抱持的是良知和道德,譴責屠城,而非以中國人身份自居。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昨被西班牙記者問到,中共既然要求日本正視侵華歷史,何時才會正視六四屠城歷史?華反指記者邏輯有問題,指兩件事完全不同性質,國際社會對日本侵華早有公論,而黨對那場政治風波早有明確結論。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台陸委會呼籲中國「正視六四事件史實」

文章 #14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6-04 10:35

來源: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 ... _tiananmen

台灣的陸委會周二(3 日)就六四事件 26 週年發表聲明,呼籲北京政府「落實革新決心」。

陸委會的聲明說「26 年前,大陸天安門廣場前爭自由、要民主的聲音,迄今仍是大陸人民心中共同的願望,大陸執政者應正視『六四事件』的歷史事實與重要啟示,展現智慧、勇氣與仁厚胸襟,積極響應人民要求,以和解促進和諧,並落實革新決心。」

聲明中,陸委會表示對中國政府「去年在『十八屆四中全會』中,提出要依法保障公民人身權、財產權、基本政治權利等各項權利不受侵犯。」表示肯定。

但是也呼籲北京「應致力政治改革,尊重多元意見及善待維權人士,這是大陸深化改革的重要關鍵,也是增進社會和諧穩定與人民福祉的根本之道。」

陸委會並且強調過去 7 年多來「政府透過兩岸制度化協商、官方互動及各領域交流、對話的機會,傳遞人權保障、民主多元與尊重自由等普世價值,為兩岸關係長遠發展奠定穩固根基;兩岸應持續在此一正向基礎上相互提升,讓中華民族共享民主、自由、法治與人權等核心價值,傳承台海和平與繁榮發展。」

台灣總統馬英九則是預訂在 6 月 4 日當天對六四事件發表聲明,表達「對於中國大陸民主化進程的關心,也將呼籲大陸當局包容、善待異議人士。」

台灣民間組織則是計劃在 6 月 4 日晚間在台北中正紀念堂的自由廣場舉行紀念活動。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港漂看六四談兩地

文章 #15  未閱讀文章PoP » 2015-06-04 10:39

來源: http://news.mingpao.com/pns/%E6%B8%AF%E ... 3353389139

香港 26 年來都以維園燭光晚會悼念死難者,但今年學聯首次不參與支聯會晚會,社會開始萌生建設民主中國與我無關的思想。本報找來 3 名在港生活的內地人,從另一視角看待中港民主發展。有經歷八九民運的內地學者認為中港割裂思想是不成熟;有「港漂」(旅港內地人)起初不明白,但雨傘運動後理解港人自身難保,無力建設民主中國的疏離感;也有來港內地生,對支聯會的晚會不滿,希望改變。

中大教授﹕切割中國爭民主思維幼稚

八九民運轟轟烈烈,北京之外,全國各地紛紛爆發遊行示威,原籍湖北的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邱林川便見證了這場運動,他的親友雖沒有傷亡,但暴力鎮壓造成的悲劇卻並不遙遠。每年六四時只要他在香港,便會去六四燭光晚會,因他相信平反六四最終要靠堅持,他亦樂意看見不同的紀念活動。對於將建設民主中國與香港切割的思維,他認為這是政治幼稚的表現,因香港民主道路上最大的障礙為中央,若脫離此政治現實追求香港民主,只能是空中樓閣,無法實現。

政治現實﹕最大障礙是中央

1989 年,邱林川仍是中學生,在家鄉旁觀大學生們罷課、公開演講,佩服他們敢抗爭、有堅持,「當時無論是報紙、老師還是市民,幾乎一面倒支持學生,民意支持度遠高於(香港)雨傘運動」。六四暴力鎮壓後,政府大肆抹黑學生運動,讓他十分反感。他到 1998 年來香港攻讀碩士後,才能首次參與公開紀念六四的活動。

「那時來香港讀書的內地學生不多,但來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去中文大學田家炳樓的中國研究服務中心,看八九民運的資料」,邱當時有內地同學便在「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核對的六四受難者名冊中,找到在六四後下落不明朋友的名字,發現他在六四當晚被坦克輾過遇難。除此之外,他在北京大學讀書時,有同學在六四當晚目睹鄰居大娘中流彈身亡;另有北大的師兄因舉辦悼念活動被拘捕,釋放後考博士、找工作都困難重重。

對於學聯今年首次不參與支聯會晚會,邱林川表示樂意看見不同的六四紀念活動,例如今年香港大學學生會自行舉辦紀念活動,「我們這一代人有維園燭光晚會,年輕人有年輕人的紀念活動,也未嘗不是好事」。但對於將建設民主中國與香港切割、「六四與香港無關」的思維,他直言很幼稚,是不了解香港政治現實,「我希望這些人思考一下,香港民主化的障礙是什麼?」他認為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民主化的障礙在於中央,這是香港基本政治生態,若不承認現實、脫離民主中國而爭取香港民主是難以實現的。中共曾承諾「港人治港」,現在卻不希望港人有政治主體性,同樣地,1949 年建國時,共產黨承諾過的「人民當家作主」也沒實現,他指兩地命運相連,香港難獨善其身。

青年想法激烈正常 但要多思考

邱林川曾因六四燭光晚會的氣氛而增強對香港的歸屬感,面對本土思潮,他也不感到失望,「年輕人有激烈的想法很正常,因政治觀念形成也需要一個過程」,但也想提醒年輕人應多一點思考,盡量避免被政治力量利用,因要求平反六四的人數減少,其實是幫了中共的忙。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3032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下一頁

回到 心情話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5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