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 30 周年

Family matters

流亡商人萬潤南不願認錯:殺人的不內疚,我要內疚?

文章 #16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6 23:38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7%e7%96%9a

1989 年,萬潤南是北京科技民企「四通集團」總經理。「四通」當時總部就在中關村,即現今北京科技巨擘林立的科技園。萬潤南本可能是「中國矽谷之父」——如果他沒有參與六四事件。「我當時只做兩件事︰一、勸學生回學校;二、勸人大常委否決戒嚴的命令。」萬潤南在巴黎受訪時,心裏仍有氣︰「我做錯了嗎?」最終被通緝,然而上有政策,卻是兵不由將,「抓捕我的人,不希望在他們手裏把我抓走……那時候,人性是非常同情、支持(學運)」。

生於 1940 年代的萬潤南,大學時期正值文革,被分發到河北工廠待了 8 年;文革結束,他有機會進修,到中國科學院任軟件工程師。隨着改革開放,他與數名工程師成立四通公司,專營電子,是當時北京標杆式民企,時任總經理的他形容自己前半生「隨國家政策走」。

1989 年爆發學運,參與者說四通當時在物資上支援,捐出 10 萬人民幣,又為學生印刷傳單、刊物,萬潤南說當年受學生理念感召,至今不變。「學生要求反官倒、反貪腐,這個要求錯了嗎?你們(中共)現在反腐,不就是學生當年要求?學生當年提出公開官員財產,30 年都不敢公開,那是什麼回事?」他重申自己做的,只有兩事︰一是勸學生回校,二是聯絡人大委員同意召開緊急會議,推翻總理李鵬的戒嚴令,「當時已得到 57 名委員簽名支持,達三分之一,可以召開會議」(見另稿)。但人大委員長萬里回國時被轉到上海,北京維持戒嚴,後來武力清場,萬潤南嘆一口氣︰「他們(中共)還是崇拜槍桿子。」

同情學運「抓捕我的人想我走」

「六四」開槍後,萬潤南仍留在北京,形容自己「從容」,卻接到不少匿名電話勸他離開。當時因準備到香港開會,他手上有通行證和護照,6 月 6 日,他抵達廣州,再到了深圳,生怕羅湖管制站人流、耳目眾多,6 月 8 日,從蛇口過關,「通緝令早就到了,海關那邊大家都推,那些人不願意抓我」,順利抵港以後,翌日「所有四通的人都來不了」。事後回憶,他認為種種迹象顯示︰「抓捕我的人想我走,他們不希望我在他們手裏被抓走,那時候,人性是非常同情、支持(學運)。」

萬潤南留在港時,自忖做事溫和有理,斷不是「反革命分子」,曾想過回國歸案,但「文革十年,我們要低着頭;改革十年,好不容易抬起頭來,現在要回去,肯定又要低頭了」,因此「痛快做一回自己」,先出走美國,再獲法國政府邀請到巴黎出席法國大革命 200 周年慶典,「法國人和我們說︰『一個屠殺自己年輕人的政府,是一個沒有明天的政府。』」

至今 30 年,即使喪母、外父離世前向當局請求再見女婿一面,萬潤南都不獲准回國,現流亡法國。「有朋友勸我認錯、內一下疚唄,就可以回去,但為什麼殺人的不內疚,我要內疚?」他認為「六四」必會被重新評價,「中國有句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30 年是一個分水嶺」,「(平反)必須發生的,歷史的傷口,一定會被修補」。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嚴家祺信有生之年得見平反:六四不翻案 我們沒有家

文章 #17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6 23:40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9%e5%ae%b6

六四事件後,香港成為內地民運人士的避風港及中轉站,當年的「黃雀行動」除救助學生以外,亦協助參與學運學者、商人以及其家眷逃來香港。曾在時任總書記趙紫陽領導的「政治改革辦公室」工作的嚴家祺(又名嚴家其),在 1989 年 6 月 7 日聯繫上何俊仁等香港救援人士抵港,並在港英政府協助下假扮警員出境離港。流亡 30 年、現居美國的嚴家祺說:「六四不翻案,我們沒有家」,但信有生之年能看見六四平反。北京商人萬潤南獨自來港,後來也是「黃雀行動」把他妻子李玉帶離北京,萬潤南說:「那時候,體制內的人向我們通風報信,他們不希望親手把我們抓住。」

香港—巴黎連線報道

「六四」之前,1976 年曾發生「天安門事件」(又稱四五運動):北京學生悼念前總理周恩來,在天安門廣場集會,中共最初定性為「反革命」,及後嚴家祺多次發文,要求重新評價;1979 年底,鄧小平為事件平反。此前,身為社科院政治研究所所長的嚴家祺提出「廢除幹部領導職務終身制」,亦獲鄧小平接納。1986 年,鄧小平提出政治體制改革,成立「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由趙紫陽牽頭,嚴家祺獲委任為辦公室負責人之一,學而優則仕,是中國開放的 1980 年代。

「完全想不到有大屠殺」

嚴家祺接受電郵訪問時憶述,八九學運爆發,因 76 年的成功經驗令他「完全想不到有大屠殺」,他到場聲援學生,簽名支持學生要求反官倒、反貪腐等聲明。6 月 3 日晚,「天安門廣場民主大學」開幕,他和作家劉賓雁被推舉為「名譽校長」,他發表半小時演說,要求全國人大罷免總理李鵬,「遠處的戒嚴部隊已經開槍殺人,但天安門廣場聽不到槍聲」。及後回家,凌晨「被持續、密集的槍聲警醒……才知道發生了大屠殺。」清早,4 名社科院同事勸他離開,他避走到江蘇的小村莊。6 月 7 日,他與香港包括何俊仁在內的 7 名救援者取得聯繫,在「黃雀行動」協助下與太太高皋順利抵港,並潛居於電影公司老闆向華勝家中。

港英安排扮警察

離港流亡法國

6 月 22 日,《明報》頭版報道,中央軍委副主席楊尚昆和總理李鵬力主處決學生領袖及「黑手」嚴家祺,局勢再形緊張。嚴家祺記得,他當日早上 10 時被帶到港府政治部,被要求「立即離港」,法國政府同意接收。嚴家祺說,港英政府把他們打扮成警員,以假名到機場出境,當時「機場廣播傳來劉賓雁訪問,指我身在香港一個十分安全的地方……在這重複的『安全』聲中,我們登上飛機」。

此後 30 年,縱使學運領袖等曾發起「要回家」行動,嚴家祺一直未有嘗試回國,「六四不翻案,我們沒有家」,能讓他稍稍安慰的,便是香港維園每年的燭光,「使我們每一個流亡者感到香港人民的偉大」。

年逾七旬的嚴家祺相信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六四」平反:「第一次天安門事件經歷 3 年,恢復真相,帶來改革開放;第二次天安門事件,真相一定會恢復,將使中國走上民主法治和人權得到保障的康莊大道。」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鏡頭拍下派問卷被指煽動:錄像沒聲音,誰能證明你?

文章 #18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8 13:54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e%e4%bd%a0

八九學運始於學生 4 月 15 日上街悼念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于碩稱自己當時對胡耀邦認知不多,「很幼稚」,其後也是本着研究心態天天到廣場。當局緝捕她的「罪證」之一,是一份倡議時任北京市長陳希同下台,附有她、劉曉波、周舵等簽名支持的傳單。

本為人類學學者的于碩,在學運初期,見人民大學校內有傳單「悼念胡耀邦同志」,問身旁碩士生「他是誰?」惹來嘲笑,「我很幼稚,認為政治都是壞的,『君子不黨』」。及至學運愈演愈烈,身為老師的她不忍心學生缺課沒成績,遂要求學生到廣場調研、寫報告當作考核,她自己亦和學生一同到廣場派發問卷、研究學生參與心態。

印傳單促陳希同下台 四君子一見即簽

及至官方 5 月 20 日宣布戒嚴,于碩收到消息稱軍隊將進城清場,「我當時很幼稚想,一個城市的市長治理不好,要叫軍隊進來,他沒有資格」,便到四通公司印刷傳單,其中一份是倡議北京市長陳希同下台,她拿傳單到廣場找支持者簽名,碰到正絕食的劉曉波,對方二話不說支持。劉曉波在《末日倖存者的獨白》寫道:「(6 月 3 日)于碩,來到絕食棚,拿出一份要求罷免李錫銘(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的呼籲書請我們簽名……其中有包遵信、嚴家祺、蘇曉康等,我們 4 人(廣場四君子)看了呼籲書,便在上面簽了名。」

清場時,于碩還記得協助過受傷的軍人,並着他不能開槍射殺學生,對方說:「老師你放心,我們死也不會對學生開槍的,我們是人民子弟兵。」自忖沒有參與「反革命」的于碩,本不信自己會被通緝,向她通風報信的人卻說:「當時廣場四周都有攝像頭,我們的錄像帶中,煽動學生的只有你一個。」于碩回嘴︰「我做調研、派問卷。」對方卻說︰「誰能證明你?錄像帶沒有聲音的。」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于碩:找得回,他不用死在中國 失落曉波護照 遺憾永留廣場

文章 #19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8 13:57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3%e5%a0%b4

「在 6 月 4 日清晨撤離天安門廣場的最後時刻,我還見過于碩,她聽說我的護照忘記在絕食棚中,還要上前與戒嚴的士兵商量,幫我取回。」劉曉波在《末日倖存者的獨白》中,如此敘述他 1989 年與于碩最後一次見面:「但是,面對她的是黑森森的槍口。」事隔 30 年,劉曉波的骨灰撒於大海,身在巴黎的于碩談起故人熱淚盈眶:「如果我找回護照,曉波可能已走了,不用死在中國。」歷史容不下如果,只有悔恨:「坦克壓毁了好多帳篷……我一輩子後悔,沒有把裏面的學生喊醒。」她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

師承劉曉波父 二人「常一起玩」

劉曉波和于碩都成長於中國東北,劉曉波的父親劉伶是于碩在東北師範大學的老師,「那時候曉波是詩人,我是文青,經常一起玩」。兩人後來到北京,她在人民大學任教,劉曉波在北京師範大學,「都在北三環,很近」。1989 年,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任訪問學者的劉曉波,4 月 27 日回國參與學運,于碩到廣場做研究,後來發聯署傳單要求罷免北京市長陳希同,與老朋友碰頭(見另稿)。6 月 4 日清晨,軍隊開槍,眾人撤離,于碩再次見到劉曉波:「曉波一見到我就說:『完了于碩!我的包留在絕食棚裏了,護照、回美國的飛機票都在,還有 3000 美金。』」于碩說,自己「想都沒想,一秒鐘就往那裏(絕食棚)跑,要去給他拿包子」。回身,卻面對一排荷槍實彈的解放軍,學生把她拉回人群,于碩看到令她更遺憾的場景。

沒喊醒學生 坦克壓帳篷

「一輩子後悔 天天哭」

當時「天天在廣場」的于碩憶述,自宣布戒嚴後,廣場學生晚上憂慮軍隊進城,經常待在帳篷,三更半夜才能安睡,翌日也較晚起牀。6 月 4 日清晨,軍隊早已開槍,其時在人民英雄紀念碑的于碩,看到「廣場上很多學生仍在睡」,有個小男生打開帳篷,睡眼惺忪,于碩就這麼一句:「軍隊都進來了,你還能睡嗎?」及後,學生與于碩撤離,直至看到劉曉波,想替他取回細軟,才回首已看到廣場有 10 多台坦克駛進,壓平大量帳篷,「想到裏面的小男孩、那些學生,他們都在帳篷裏,我怎麼沒有把他們喊起來?」于碩說起,頓時崩潰,眼淚奪眶而出:「我後悔沒有做這件事,一輩子後悔。」于碩說,其時自己六神無主,取護照的事也「被蓋過了」,由朋友攙扶,回到人民大學。

「那時候,天天哭。」于碩說,心裏一直未能平復,至 6 月 8 日,朋友通風報信,說公安要抓捕她。她先逃到上海,再到深圳,與一眾「北京來的人」待在一個船老闆的家中。對方同情學運,協助于碩逃難到香港,但其時已值 7 月,北京得悉大批民運人士南下,逃亡要格外小心:「我從那船出來,跟着一個中年婦女,隔兩米走,不能說話,然後又換了個男人……我身上什麼都不能帶,只能帶小手包,衣服也不能帶。」多年後,于碩才知道自己獲「黃雀行動」所救:「我剛到香港,是朱耀明接我上岸的,同行還有劉千石。」

回國不敢見曉波「往後」成永訣

于碩其後流亡海外,1994 年後,領着法國護照,曾經回國,適值劉曉波獲釋後的自由時間,但由於自己未曾歸案,擔心自己身分牽連劉曉波,「因此不敢見」,但曾探望劉曉波的友人向她轉述:「為什麼于碩回來都不看我?」于碩回對方:「往後吧。」但所謂「往後」,就是劉曉波 2008 年再次入獄,直至身故。「如果我找回護照,曉波可能已走了,不用死在中國。」于碩說,「我人生,就是遺憾了。」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廣場四君子或逃或被捕

文章 #20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8 14:01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b%e6%8d%95

學運中,北京眾多知識分子參與,除「廣場四君子」劉曉波、周舵、高新、侯德健絕食支援學生,亦有嚴家祺、劉賓雁應允出任學生倡議組成的「天安門廣場民主大學」名譽校長。隨着軍隊於 6 月 4 日清場,大學成立僅一日便消失,四君子亦先後出逃或被捕。

1989 年 6 月 2 日,解放軍部署於北京郊區,準備入城清場。當日,劉曉波、四通公司綜合計劃部部長周舵、北京師範大學教師高新及音樂家侯德健發表《六.二絕食宣言》,呼籲政府和學生重啟談判,以和平方式推進民主。6 月 3 日,「天安門廣場民主大學」成立,學生領袖張伯笠出任校長,學者嚴家祺、劉賓雁獲委任為名譽校長,嚴家祺在當晚發表首次演講後,軍隊入城清場,大學不復存在。2013 年,海外流亡人士於美國宣布「天安門廣場民主大學」復課,以網絡的遠程方式授課。

而當日的「廣場四君子」,於清場後被通緝拘捕。劉曉波判囚 20 個月,及後長留中國,因倡議《零八憲章》再度入獄,獲得 2010 年諾貝爾和平獎,2017 年 7 月逝世;周舵仍留在北京從事學術研究;高新現居美國,從事政治研究,較少參與政治活動;侯德健於 2011 年重返北京,並在北京國家體育場演唱《龍的傳人》。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前記者陳潤芝:六四是現在進行式

文章 #21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9 15:31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c%e5%bc%8f

60 歲退休,你會做什麼?前電視台記者陳潤芝告別新聞部後,遠赴美國訪問前學運領袖王丹、張伯笠、王超華等,重談 30 年前的六四事件與往後經歷,撰寫《六四三○》一書。她兩度為六四寫書,不為想當年,而是想提醒大家「六四是現在進行式」,中共的極權行為從沒停止。

60 歲的陳潤芝去年 12 月從香港有線電視退休,結束 35 年新聞從業員生涯,即到美國洛杉磯、普林斯頓和華府三地,訪問前學運領袖王丹、張伯笠、王超華等,《河殤》總撰稿人蘇曉康,以及受六四事件啟蒙的維權律師滕彪和《劉曉波傳》作者余杰,慨嘆「很可惜,一班有良心、有學識的人,都流亡去了」。王丹在美國成立智庫「對話中國」,張伯笠成了牧師,王超華半退休式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當代課老師,蘇曉康偶有寫作,滕彪在普林斯頓大學當訪問學者,余杰成了作家。

陳潤芝用兩周訪問,回港後寫成《六四三○》,最深刻是王超華說當年學生不懂妥協、不知進退,「學生有錯,政府有罪」。她說王超華當年曾哭求知名學者一同勸學生停止絕食、撤離廣場不果,她相信有生之年不會看到中共為六四道歉,撰書只為盡力「做番啲嘢」。

回想 1989 年時,陳潤芝 7 月決定移民加拿大,詎料 5 月 20 日北京部分地區實施戒嚴,同日數萬港人冒着 8 號風球狂風暴雨遊行抗議,當時身為亞視新聞記者的她在現場採訪,令她相信港人在關鍵時候定會站出來。

赴京採訪 聞徹夜槍聲

同年 5 月 31 日,她被派往北京採訪,從北京飯店目睹裝甲車衝向人群,耳聞徹夜槍聲,六四事件在她心中扎根。2009 年,她於公餘赴美採訪,自資出版《六四二○》。

兩度為六四寫書,「別以為六四是已過去的事,那是現在進行式,六四是中共政權極權最惡劣的展現,六四並非單一事件」。她說極權不斷展現,709 大抓捕、五四運動被定義為「愛國運動」、研究老子的著作遭查禁、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前會長邱占萱挺工權後稱遭公安折磨,顯示內地「底線」不斷飄移。有人說保住香港便於願足矣,她卻道:「香港人要明白,大陸無民主,香港都不會有民主」,港人不可能獨善其身。

指六四非單一事件 極權未停

最近的《逃犯條例》條訂,她認為損害港人權益,鼓勵大家發聲,決不可不戰而降,亦不可放棄希望,因為她記得 2003 年政府推動《基本法》23 條立法時,看似塵埃落定,她一家四口也有走上街頭,最後港人力保不失。守好現有戰線,同時毋忘往事,10 年後會否推出《六四四○》?她笑言視乎身體狀况和有否新採訪角度了,「我怎知還會否有下一本呢?」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方政冀尋當年拍照者 為坦克輾斷雙腳作證

文章 #22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9 15:35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c%e8%ad%89

「坦克如何壓倒人?」這個有關六四事件多年糾纏不清的問題,至今仍被反對「武力鎮壓」之說的人掛在嘴邊。當時的學運參與者方政以斷腿作證。「照片上,有人替我包紮」,方政說:「現在就想找回拍攝照片和當時包紮我的人…… 30 年了,(六四)再不平反,知道、和事件有關的人只會愈來愈少」。

方政說,1989 年 6 月 4 日清晨 6 時,他和一眾學生從廣場撤退,來到西長安街,突然遇到軍隊放煙霧彈,他身旁女生昏倒,救助該女生期間,「坦克從我們後面高速駛來」,在自行車道的他被撞,「腿和褲子被坦克履帶絞着,感覺被拖行……」極度痛楚下,他失去知覺,記得最後看到的畫面,「是坦克的炮台」。醒來後,他已身在醫院,失去雙腿。官方要求他推翻被坦克壓斷雙腿的指控,「就可以繼續上學、畢業」。方政說,他不從,便被打壓:「在中國,堅持真相、不妥協,要付出代價。」

父親過身 被拒返國

他於 2009 年出走美國,友人捎來一張當日他斷腿的相片,有人為他急救,「現在就想找回拍攝照片的人和當時包紮我的人,說回當時情况」。然而,六四在中國仍為禁語,「30 年了,天安門母親、戰友們一個一個過世,歷史真相要有確認,再不平反,知道的人只會愈來愈少」。

流亡海外,他在安徽的父親今年 2 月過身,持美國護照的他和女兒到中國大使館申請簽證。「只是作為兒子、孫子對老人的哀悼……也不讓回去」,他形容,這也是「代價」。

掛念香港「今年應該進不了吧?」

2012 年,他順利入境香港,算是出走以後,首次回到中國土地,更出席維園燭光集會。「很想念香港,那是可以自由悼念的地方。」方政說,知道香港年輕一代想與「中國」甚至六四事件切割:「不是你不去關心中國,中國就不會『關心』你們,這是很愚蠢的想法,每年的燭光晚會,都是香港人勇敢站出來,捍衛自由的表現。」問到今年可會再去?方政笑說:「不了,應該進不了(香港)吧?」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前軍人:當年接命令 不惜代價入廣場 獲派槍彈 進城見血棉襖有彈洞褲子

文章 #23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9 15:38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2%e5%ad%90

時間會冲淡一切,但有些事,經歷了 30 年,仍是難忘。1989 年六四事件發生時當戒嚴部隊軍人的李曉明,昨在台北舉辦的六四事件 30 周年研討會講述其六四經歷,憶述他所屬部隊於 6 月 3 日接到命令,「不惜一切代價進入天安門廣場」,軍隊向他們派槍、子彈,他的部隊 6 月 5 日才到達,「沒看到屍體,但有被子彈打出彈洞的褲子、沾滿血漬的棉襖……」說到此,李曉明哽咽。他接受訪問時道:「30 年了,還是好難過,想回見過的事情,就像是昨天發生的一樣。」

身旁士兵:若遇阻撓就開槍

六四鎮壓前,李曉明是戒嚴部隊雷達站站長,他身在 39 軍的 116 師,原本一直駐守於北京郊外的通縣候命,至 6 月 3 日接到命令,要「不惜一切代價進入天安門廣場」,軍隊向他們派槍、子彈,「我身旁的士兵說,若有老百姓阻撓,往他身上開槍……」說至此,李曉明第一次哽咽。

師長帶郊區遊蕩 6 月 5 日入城

然而,師長許峰後來又說「收不到命令」,但李曉明說,當時聽到通訊機不斷傳來「116 師在哪裏?」的詢問,他估計師長當時也是同情學運,不忍入城鎮壓,故他所在的部隊一直在郊區遊蕩,至 6 月 5 日才由當時被形容為鎮壓最兇暴的 38 軍「押進」廣場,看到號稱 20 萬的戒嚴部隊、坦克、裝甲車,「我在廣場上沒看見屍體」,李曉明說,「但有被子彈打出彈洞的褲子、沾滿血漬的棉襖……」他再次哽咽。

當時進駐的軍人,被封為「首都衛士」,有紀念冊,也有紀念手表,「但是我沒有」。對於有否開槍的命令,李曉明形容,上級指示「模糊」,但「發了槍,有子彈,就是準備開槍」,他以當時身旁曾想向人民開槍的士兵為例,稱 20 萬大軍只要有千分之一有這樣的想法,「即有 200 個手持 AK47 步槍的軍人會開槍」。

而在當年 7 月 4 日,即六四後一個月,當局擔心再有人聚集紀念,再次向軍隊指示:如學生在 100 米外,向天示警;30 米外,向地開槍;30 米以內,可以「開槍自衛」。

被民眾稱「劊子手」

「我們進城後,民眾都怕了,不敢對我們怎樣。」李曉明接受訪問時,嘆一口氣:「但還是有人叫我們『劊子手』。」他說後來退役,在國內一直不能重提此事,及至 2000 年後自費到澳洲進修,舉家移民,才敢公開事件,但舊事重提,仍歷歷在目,「30 年了,還是好難過,想回見過的事情,就像是昨天發生的一樣」。

支聯會聯同華人民主書院,一連 3 日於台北舉辦六四事件 30 周年研討會,邀請多名六四參與者、記者及學者述說他們的六四經歷。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禁忌」不如所想 教科書增六四篇幅

文章 #24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20 10:39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7%e5%b9%85

今年是六四 30 周年,本報對比 3 間主流教科書出版社,10 年前與最新版的高中中史教科書有關六四的內容,發現新版比舊版的篇幅增多,文中多用「武力清場」、「平息運動」等字句,但未提及曾用坦克車、有開槍等。有資深中史科教師估計,最初出版社擔心六四是禁忌,其後發現社會環境較寬鬆,故增加六四篇幅。

未提坦克清場 新增事因傷亡

本報對比現代教育研究社(現代)、齡記和香港教育圖書公司(教圖)2009 年及 2014 或 2017 出版的中五級中史教科書,發現新版有關六四篇幅均有增多,如齡記新版於事件經過與影響中,新增時任蘇聯領導人訪華的因素、教圖亦由舊版形容六四是「政治風波」、只有一少段提及六四,到新版增加事件原因、始末等。

另外,齡記於舊版未有提及傷亡,新版加入「造成部分學生及群眾傷亡」;現代舊版及新版分別於附註及資料延伸提及傷亡,並引用公安部或其他書本數字補充;教圖新舊版都無提傷亡。3 間出版社截稿前沒有回覆查詢。

考試涉六四 教師:會另備資料

資深中史科教師陳仁啟估計,出版社最初擔心六四是禁忌,故「盡量想淡化」,但後來留意到社會環境,如每年都有維園燭光晚會,遂增加篇幅及改變字詞。他又稱,改革開放為熱門考試題目,六四是當中不可忽略的內容,亦對當代中國史及香港史重要,「有時問到改革開放題目,學生對六四要有一定理解,不然會不懂答」,故教科書增加六四篇幅。他說,教科書用字相對溫和,「有經驗老師不會只依靠教科書」,會為學生提供額外資料,如有坦克車、開槍等情况。陳仁啟擔心,隨中央收緊對港控制,教科書之後或會倒退。

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劉智鵬稱,離歷史愈遠,會發掘到更多資料。他又估計,隨着事件有更多討論,教科書作者對事件理解會更多。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偕學生赴晚會 教師憂投訴

文章 #25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20 10:40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5%e8%a8%b4

不少教師會在課堂談六四,過往亦會帶學生到維園參加燭光晚會。本為通識科教師的教協副會長田方澤說,現今政治環境為學校帶來壓力,令教師談及六四時「會多一重憂慮」,亦有感近年較少教師帶學生到維園參加晚會。

田方澤:憂慮來自政治環境

田方澤說,近年不同團體、政界人都關注學校政治立場,如雨傘運動期間,外界批評有教師或學校不中立。故當談及六四此類較敏感議題時,教師會有憂慮,如帶學生作有關六四參觀活動時,「出通告會擔心家長投訴、或學校不喜歡」。他聽過有較明確政治取態、敢言的教師收過匿名投訴信,有個案是教師被指擅自帶學生到六四晚會,但事實並沒有做過,「這些其實對教師都是一種壓力」。

他感覺,近年較少教師帶學生到維園參加燭光晚會。除因政治環境,也因現時不少學校 6 月是考試月份,教師較難安排活動,加上現今教師帶學生作課外活動,要經過較繁複的程序。

田方澤又說,因很多不同原因,包括事隔太遠,新一代學生對六四的關注減少,「學生不算好好奇,或不會很有興趣去了解這件事」。不過,他認為現今學生有更多渠道、更容易去了解六四,如昔日未有的 facebook 等平台。而不少熱心教師仍然「默默地低調去做」,亦令各界對六四的感情和看法更加多元化。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繼續講繼續教 不讓歷史隱沒 中史教師:六四傘運一脈相承

文章 #26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20 10:43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8%e6%89%bf

北京學生絕食、軍隊開槍等情况,30 年前已為人師表的陳國培透過電視機看着,當年他一直關注民運,1989 年 5 月 20 日,本港 8 號風球下的大遊行他有參與,當時亦在任教的學校發起反對李鵬的簽名行動,並將信件交到新華社。陳國培任教中史,每年都會在課堂教授六四事件,「任何歷史事件都是,沒有人去講,沒有人再重新建構,那件事就會慢慢隱沒」。

六四意義不能避 拒偏頗教材

陳國培任中史科教師逾 30 年,每年課堂都會教六四,「這件事是很實在存在,發生了」。若能配合學校安排,他會在周會播片、用自製的簡報向全校學生講述此事,有時亦會由其他老師分享。陳國培形容,八九民運是最大規模、最震撼,由學生和人民自發去追尋社會及政治架構改變,甚至影響外國的共產政權,「於整個新中國近代史發展上,(六四)是不能迴避」。

經歷過六四,陳國培不會採用內容偏頗的教科書,「有些立場應堅持,有些事應要清楚說明」。任教多年,他從不要求學生跟從自己對六四的看法,只希望客觀呈現事件因由、過程及後果,引發學生思考,如事件為國家發展帶來好或壞處等。

事隔 30 年,陳國培認為昔日學生對事件的投入感較強,「隨着時間慢慢長了,(新一代)學生的成長已離開了六四事件,本身有一段距離」。他覺得要令學生明白事件在近代中國發展的地位,現時或有學生覺得六四事不關己,但於陳國培眼中,事件都是一脈相承,就如 1919 年五四運動、1989 年六四事件,甚至 2014 年本港的雨傘運動,皆是年輕人對國家或地方政府未來改變的渴望。他認為重點是學生能否找出脈絡,並將歷史事件與日常連上關係。

以往會與學生同赴晚會

「任何歷史事件都是,沒有人去講,沒有人再重新建構,那件事就會慢慢隱沒。」29 年來的 6 月 4 日,陳國培都會到維園點起燭光。20 多年前共同經歷六四,彼此懷有同樣感受,陳國培以往會與學生一同前赴晚會。後因學生沒有親身經歷,陳國培轉為只解釋燭光晚會的內容及其背景,由學生自行決定是否參與。

另一中史科教師方耀輝說,若課堂進度許可,會花半堂和學生講解六四,有時亦會把握不同機會讓學生知道,如今年是五四運動 100 周年,亦可順帶提及六四,以免學生將史事混淆。他認為,學生要知道各種歷史大事,老師提供客觀事實讓學生自行判斷。他稱高中沒有修讀中史的學生,只得初中三年接觸歷史,若不提某時段的事件,學生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知道。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封從德:香港是中國民主燈塔不滅 問候朱耀明「港愈來愈艱難」

文章 #27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20 10:48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3%e3%80%8d

六四事件學運領袖封從德、王超華,於軍隊清場後被通緝,二人一度於國內躲藏,及後也是經不同方式,獲香港人救助並流亡國外。「我和柴玲商量,要把我們活着的消息發出去,錄製了『我是柴玲……我還活着』錄影帶」。封從德於台北接受訪問時透露:「後來由蔡崇國偷渡到香港,帶到電視台。」另一獲救的「黃雀」、王超華說︰「沒有朱耀明、陳達鉦等幫忙,我沒有新生活。」

封從德由清場到逃亡的過程,重要時刻都和香港有關。

到港被拒收留 轉往中大

6 月 4 日,凌晨 4 時,封從德在北京學運指揮部,諮詢過群眾意見後,宣布退場,「那時候,潘毅(當時北上聲援的中大學生)就在我那邊(指揮部),她是我們香港很要好的朋友」,然而軍隊開槍,此後,封從德和妻子柴玲逃亡,「細節不能講太多,協助我們的還有百多人在國內」。封從德說,6 月 8 日到達武漢以後,聽到不少有關死亡數字的傳言,數字每每上千上萬,「非常誇張」,他和柴玲決定,要把真實的情况告知國外,便錄下了「我是柴玲……我還活着」的錄影帶,並複製 30 份,着武漢大學學生在市中心派發:「見到外國人、香港人就塞,叫他們帶到國外。」其中一份,在當時大學生蔡崇國手中,「他偷渡到香港後,送到電視台發布」。這影帶數天後發布,結果震驚全球,也牽連幫忙的學生李海濤被捕,封、柴二人更須盡快離國。

扮警察赴香港機場奔法國

後來,用封從德說法,「自己偷渡到香港」,先到九龍找一個已事先聯絡好的人,但對方說自己家族「1949 年前是地主,害怕 1997 回歸被清算」,拒絕收留。封從德說,他和柴玲及同行友人後來到了中大,中大學生替他聯絡教協的張文光,岑建勳、朱耀明等前來確認身分,柴玲及封從德便在中大附近暫居。

曾在時任總書記趙紫陽領導的「政治改革辦公室」工作的嚴家祺,透露自己離港經歷,是「打扮成警察出境」,封從德一聽也笑:「原來嚴老師也是這樣!」1990 年 10 月,港英政府把封從德等 3 人打扮成警察,開車送到機場過境,後來上了飛機,法國領事才現身,他們飛抵巴黎。

「六四明星媒體打造 無人跟隨」

往後封從德創立網站「六四檔案」,期望保留歷史,再作反思:「六四後,只有被媒體打造的明星、所謂的學運領袖,他們背後沒有人跟隨。」封從德說當時在廣場上的真正領袖,如今年 4 月過身的糾察隊總指揮張健等,都沒被列入通緝名單,「北京就是把很多關鍵人物都不放在名單裏,要把他們消音,得不到外界支持」。

他認為當年的民運是眾多民眾組成、參與,「就像支聯會在香港每年有十幾萬人支持」。兩年前居於美國的他曾與朱耀明見面,至今封從德知道對方在「佔中案」罪成獲緩刑:「替我好好問候朱牧師,我們都很擔心他。」他亦一直關注香港情况:「香港形勢愈來愈艱難……我們(在學運)呼吸了幾個星期的自由,想要爭取更多,但香港人多年來呼吸着自由空氣,一定拼死捍衛,香港是中國民主燈塔,不會熄滅的。」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當年香港電台記者 邀學生錄廣場日記 失聯 30 年 馬文敬遺憾 盼補完故事

文章 #28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23 21:16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5%e4%ba%8b

1989 年 6 月 4 日,馬文敬在港一覺醒來,得知北京已清場。他整個人頓時呆滯,想起一星期前,自己在天安門廣場接觸過的學生,「我認識的學生,他的命運是怎樣?」當年一名學生曾受馬文敬邀請,每天記下在廣場的生活,並錄音讓他傳回公司報道。六四發生後,為免令這學生有麻煩,30 年來,馬文敬都沒與他聯絡,至今不知對方是生是死。

當年任職香港電台記者的馬文敬,1989 年 5 月 24 日至 31 日被派到北京採訪學運。首次在戒嚴令下工作,他自覺緊張,每天留在廣場報道最新情况,眼見數以萬計學生不顧前途,挺身而出,他既感動又佩服。當時一名懂說廣東話、在京留學的大學生接受馬文敬邀請,每天寫下在廣場的一點一滴和感受,再錄音交給馬文敬傳回公司向市民播放。

當年數名港台記者輪流到京採訪,馬文敬 31 日回港後,以為稍休後可再赴京,沒想過六四這天中斷一切,「我很想去找他(上述學生),但我即時想到,當時找他可能會有問題。特別是將他的身分曝光後會否秋後算帳,或令他家人不方便」。事隔數年,馬文敬得知這學生的住址,仍不想打擾他,「到現時 30 年,官方沒有說法,會否引起不好的影響」。這「北京學生手記」不完整,對馬文敬是遺憾,他希望有一天,事件得到中央政府正視後,有機會填補這未完的故事。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李立峯:一直少提少講 建制網媒出擊 主動否定六四

文章 #29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23 21:18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d%e5%9b%9b

新聞媒體在八九民運中扮演重要角色,因着媒體的報道、電視畫面及新聞圖片,把中港緊連一起。事隔 30 年,六四還未封塵、被遺忘,也因傳媒工作者鍥而不捨發掘新資訊,堅持把事實告知大眾。可是,近年媒體採訪面對的挑戰愈來愈多,學者研究更發現,親建制媒體近年主動發動網絡攻勢,製造否定六四的輿論。

30 年來,六四事件每年都是大部分傳媒的焦點,晚會人數、各方爭拗,最終都化成一張張燭光照片。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過去 10 年,研究六四作為集體回憶,他提到其中一個面向,是親建制媒體手法轉變,由過往「少提少錯」,到近年網媒主動出擊,諷刺支聯會以至六四悼念,製造「六四可以爭拗」的「事實」。

「講少錯少」親中報章 6 年 8 篇六四報道

李立峯在研究中整理本土派網媒,以及親建制網媒「香港 G 報」、「幫港出聲」及「港人講地」的帖文,將之分類為諷刺支聯會「掠水」、錯誤論述六四事實,以至批評泛民等主題,結果發現親建制網媒近年在批評支聯會等議題上,變得更加主動(proactive)。「研究由人手搜索多個專頁提到「六四」的帖文,「香港 G 報」、「幫港出聲」分別分析 91 則帖文,「港人講地」則分析 114 則帖文。分析看到親建制網媒總計有 18.6% 是諷刺集會「掠水」,其中一網媒,有 35.2% 帖文被歸類至此主題;至於表達對泛民主派不滿的帖文,親建制網媒合共有多達 41.9%。」

反觀傳統媒體,其研究曾搜索 2013 至 18 年間、每年 6 月 4 日至 5 日的《文匯報》和《大公報》,合共只得 8 篇報道提及六四。他指出,不論建制派、親中媒體向來對六四均是「講少錯少」,以不提、不講為主。

李立峯分析,親中報章終究為正規媒體,會有所顧忌、被批評的成本較高,但親建制網媒卻身分模糊,網絡世界發言成本亦低,「在社交媒體,公共、私人空間領域模糊……過往即使敢想,亦不會敢講」。

李立峯分析,親建制網媒主動出擊,效果是製造「可以爭拗」的客觀事實。他以過往多年港大民調為例,支持、反對平反六四者,一般分別為四成多及兩成多,但主流傳媒過往較少呈現反對聲音,「建制網媒令現象變成並非共識,(帶出)有市民認為『中國無問題、學生有問題』的觀念」。

李:網媒取巧斷章取義

近年充斥假新聞,李立峯說,親建制網媒對六四事件有更多諷刺和批評,典型的假新聞則較少見,反之卻是取巧地選取事實、斷章取義,例如「天安門無死人」,的確有調查指死傷者最多為長安街、木樨地,這句話縱未必完全揑造,卻是取巧得很,「你不如說人民英雄紀念碑前 3 碼範圍無死人」。

六四晚會成香港自由指標

李立峯過去 10 年研究六四,他指出,六四作為集體回憶並非必然,像內地多年來禁提六四,近年卻曾有內容突破封鎖,是否審查「太成功」,連審查者都不知悉何謂「六四」?然而,香港人縱面對國家壓力,30 年來卻仍堅持舉辦燭光晚會。他分析,六四作為集體回憶有三大因素,回首 1990 年代初,晚會出席人數最少,面對回歸,社會普遍不安,甚至想像回歸一刻,支聯會便會馬上被取締,「像黃子華在 1999 年的棟篤笑就說,九七過了兩年,但司徒華還未被捕,那是九七前的想像」。李立峯說,在此情况下,燭光晚會、堅持悼念,都成為了道德勇氣的象徵。

其二,李立峯認為,回歸過後可否繼續舉辦六四晚會,亦成了衡量香港言論自由的指標,「還有幾多年香港會變成中國?有什麼指標顯示香港與內地無異?是否仍有六四(晚會),就是差異」。

第三,六四事件至今 30 年,李立峯指出,今時今日紀念六四已不止於紀念事件本身,更包括了港人 30 年來的堅持,「愈紀念,愈有價值」。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當年《星島晚報》記者 流彈身邊飛過 見醫院數百屍體 梁慧珉:不懂害怕 只覺悲憤要報道

文章 #30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23 21:23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1%e9%81%93

1989 年,梁慧珉是《星島晚報》記者,在京幾乎目睹八九民運的一切。親眼看見流彈在旁飛過,到醫院看到一具具的屍體,她說當時不懂害怕,只感悲憤,想報道事件。

當年通宵採訪「不捨得睡 不懂得累」

那年梁慧珉入行只有兩年,因所屬報館每天早上 11 時截稿,她多是通宵或清晨採訪,再用傳真機將稿件傳回香港,亦會用錄音機記下情况作見證,「當時這麼大的民主運動,不捨得睡,亦不懂得累」。

民運早期,各傳媒機構派出如梁慧珉般年資較淺的記者到北京採訪,梁一直不相信會開槍。後來當局宣布戒嚴,外國傳媒增派不少戰地記者到北京採訪,並預計會有血腥鎮壓。當時一名法新社記者眼看梁慧珉什麼保護裝備都沒有,提醒她要帶備面罩、凡士林等用品,但她那時沒多加理會。如今她只感當時無知,不懂軍事,亦不懂保護自己。

6 月 3 日晚上至 4 日凌晨,梁慧珉從北京飯店走到復興門外大街、軍事博物館附近,見到坦克及流彈,到協和醫院,看到數百具屍體,不禁流下眼淚,過程中未有遇到公安阻止採訪。後來報館下令在京的記者必須回港,梁慧珉雖不願意,但只可遵從,6 月 5 日由飯店坐車到機場及上機,亦沒人查問或阻撓。當時人人都想離開北京,梁慧珉覺得,也許執法人員不知她是記者,又或他們當時有點抑制情緒、有同理心。

30 年過去,梁慧珉覺得當時中央未有足夠經驗,亦不夠熟悉、不知如何有效應對境外傳媒,但隨科技進步,電子監控等出現,若涉及維權新聞,記者的採訪自由度定會受限。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家庭事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