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 30 周年

Family matters

六四事件 30 周年

文章 #1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4-07 21:31

來源: https://hk.news.yahoo.com/%E6%94%AF%E8% ... 29732.html

原訂本月下旬重開的六四紀念館遭破壞,支聯會已經報警。

探員在門框及鐵閘套取指紋。

現場是旺角道 11 至 13 號藝旺商業大廈十樓。支聯會表示,工作人員早上返回紀念館,發現鐵閘打開,門鎖不見了,紀念館內牆身多個電掣開關及插座遭淋潑液體,警員檢查總掣及電箱損毀情況。

由於紀念館未正式營運,內裏並未擺放展品,亦未安裝閉路電視。警方最初列為刑事毀壞及後改列盜竊案調查。

支聯會估計有人想阻延六四紀念館於本月 26 日重開,即日起會加派人員 24 小時在館內看守。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Re: 六四事件 30 周年

文章 #2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4-20 13:23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b%e3%80%8d

今年是「六四事件」30 周年,網上近日傳出名為「Leica - The Hunt」的 5 分鐘短片,片中穿插多個場景,其中一幕標示為「北京,1989」,最後一個鏡頭攝影師躲在窗簾後拍攝窗外情况,其鏡頭倒影呈現「六四事件」中有人以身擋坦克車前進的場面,片末展示德國相機品牌 Leica 標誌。Leica 回應《南華早報》稱片段不是官方認可。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認為該段短片隱晦地「毋忘六四」,但對 Leica 否認表示奇怪,指 Leica 應作更多澄清。

製作公司曾上載 fb 後下架

短片由多次為 Leica 製短片的 F/Nazca Saatchi & Saatchi 製作,該公司 16 日曾在 facebook 專頁上載此片,後來下架。YouTube 另有用戶「RadioaktiveFilm」於本月 17 日上載該片,至昨逾 13.6 萬人觀看,但昨晚已被移除。另亦有不同用戶上載該片於 YouTube,昨晚仍可觀看。

其中一幕標示「北京,1989」

短片場景包括野生動物出沒的雪地、披黑頭巾婦女逃亡的槍擊處、火光熊熊的黑夜、攝記師在荒蕪地被黑人以槍指頭等,其中一個場景標示為「Beijing, 1989」,有攝影師從房間窗口向外望,離開時被打扮像軍人者截停及搜查。短片其後穿插其他場面,最後攝影師向窗外拍攝,鏡頭倒影出現「坦克人」,片尾寫着「本片獻給那些用他們的眼睛讓我們看見的人」(This film is dedicated to those who lend their eyes to make us see),最後出現 Leica 標誌。

《南華早報》引述 Leica 發言人回應稱,片段不是官方認可宣傳片,對引起誤會感遺憾。本報昨向 Leica 查詢,至截稿未回覆。

「不應與愛國華為合作」

內地網民促道歉

內地電訊商華為近年多款手機採用 Leica 鏡頭,有內地網民因應短片到 Leica 官方微博留言要求道歉,又認為 Leica 不應與愛國的華為合作,留言其後被刪。有網民繼續留言,並上載短片「坦克人」截圖,問「這是什麼鏡頭?想拍人像拍風景不知道合不合適」,又有人留言問「你知道 6 鏡頭 4 倍變焦的事了?」本報昨向華為查詢,至截稿未回覆。

指 Leica 拒認「奇怪」李籲澄清

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表示,短片令他想起六四時面向長安大街的北京飯店。他指製作者藝術水平高,很隱晦地「毋忘六四」,估計 Leica 受到壓力;而短片有 Leica 商標但 Leica 不承認是其宣傳片,情况很奇怪,認為 Leica 應作更多澄清。他寄語港人把握香港的空間,紀念「六四事件」30 周年。

多個民主派中人昨轉貼這短片或相關新聞,會計界立法會議員梁繼昌昨在 facebook 上載其 Leica 相機的照片,說十分適合旅行之用。民建聯前立法會議員鍾樹根曾在訪問中說其收藏的 Leica 相機及鏡頭總值一二百萬元,他昨回覆本報稱沒留意此短片,又說現已「沒有想政治」。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商戶」抗議六四紀念館 稱招閒人出入

文章 #3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4-22 16:58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a%e5%85%a5

支聯會六四紀念館旺角新址原定本月底開幕,約 20 名市民昨在紀念館位處的藝旺商業大廈外集會,批評紀念館或致大廈有大批閒雜人出入,又指電梯難承受眾多參觀者,一旦火警或造成市民傷亡,要求盡快將紀念館搬離大廈。代表集會市民的許先生說,大廈設計並非展館用途,「消防一定不合格」,但不會向政府投訴,因香港是自由社會,「不可以不准它(支聯會)做合法的事」。

被問抗議者有否商戶 改稱代表街坊

集會者自稱「代表一批敢怒而不敢言的商戶」,被問到出席者是否包括商戶時,許先生稱「你的問題我不認為恰當」,稱牽涉個人私隱,又改口稱代表街坊、香港市民。他稱六四解放軍清場恰當,強調各國對違法示威都會採法律容許的武力,批評支聯會「借六四發死人財」、「歪曲事實反中亂港」。

支聯:曾與法團溝通 無接投訴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稱,近月曾與大廈其他業主及法團溝通,各方溝通暢順,至今未收到商戶投訴。對於集會市民稱北京政府做法正確等言論,蔡耀昌譴責罔顧歷史事實、戾橫折曲。支聯會秘書李卓人稱,抗議者並非大廈商戶,亦未與商戶做任何溝通,質疑行動目的在挑撥商戶和六四紀念館間的矛盾,企圖阻止紀念館開幕。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六四 30 週年:香港六四紀念館新址重新開放,負責人仍擔憂其未來

文章 #4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4-28 11:33

來源: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8064522

今年是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 30 週年,香港「六四紀念館」星期四(26 日)在新址重新對外開放,吸引了數十家香港及海外媒體採訪。負責紀念館的香港支聯會稱,選擇這個日子開幕,是因為 30 年前的今天,中共官方《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把八九學生民主運動定性為一場「動亂」,這也為後面的軍事鎮壓作了鋪墊。

支聯會在 1989 年 5 月成立的香港組織,目的是支持中國民主運動,以「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為綱領。支聯會一直希望為「六四」開設一所永久紀念館,保留真相和記憶,思考歷史教訓,稱這個展覽是「中國土地上唯一能說出真相」的場所。

香港過往是最重視悼念「六四事件」的華人地方,每年的燭光晚會吸引數以萬計的人出席。然而,近年因深陷中港矛盾政治風波,香港的言論和集會自由出現倒退跡象,連帶悼念「六四」,也變得愈來愈困難。

舊的「六四紀念館」被其他業主投訴而被迫搬遷,在搬到新址又在開幕前遭不明人士闖入破壞;原本有人希望出書講述當年營救北京學生的「黃雀行動」,但近期因為香港政府推動「逃犯條例」,多名受訪者婉拒實名接受採訪,說出真相。

支聯會秘書李卓人對 BBC 中文坦言,「香港已經不是以前的香港」,悼念「六四」的活動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壓,他擔心更多人會因而害怕,不敢公開悼念「六四」,令保留真相愈來愈困難。

「六四紀念館」在新址重開

這個新館面積 83 平方米,只有一個標凖籃球場大小的五分之一,入口有一個計時器,計算距離 1989 年 6 月 4 日距今多久,並特別用了 64 張黑白照,重現當年的畫面。

場內有展板講述八九民運的時序,以及一些死難者的遺物,其中一顆子彈,是當時中槍一名民運人士張健捐給紀念館,支聯會把這顆子彈放在當眼位置。張健已在 4 月中病逝。

支聯會承認內容與 5 年前的紀念館大同小異,並沒有收集到一些新的展品,不過就以較新的方式,例如虛擬實境技術,去呈現置身燭光集會的現場。

一些到場看展覽的人認為,雖然沒有新的展品,但因為具有特別意義,仍然會專呈來參觀。

命運多舛的紀念館

要把真相留下來公開讓公眾展覽並不容易,5 年前,這所紀念館原本設於尖沙咀,但遭到大廈內其他業主反對,被迫搬遷。經過籌款和安排,支聯會在旺角購入一個單位,希望紀念館能夠繼續運作。

然而在開幕前約半個月,紀念館遭不明人士闖入破壞,大門的鐵閘被破壞,而總電掣、總電掣箱及多個插座被人用鹽水淋濕,當時房間仍在裝修,並沒有任何展品。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說,他相信事件是出於政治動機,會為紀念館加強保安措施。警方正在調查。

開幕當天,一批反對設立六四紀念館的「愛國」示威者在大廈門外高叫口號抗議。其中一個示威團體「同心護港」的召集人曹達明對 BBC 中文表示,指紀念館「誣蔑國家」。他強調自己不受任何團體操控,是「自發」組成的「愛國愛港」組織。

BBC 中文記者凖備乘坐升降機到達會場時,一度遭受一名不知身份的中年男子推搡,企圖阻止記者採訪開幕儀式,其後由支聯會人員及保安安排下,記者才能抵達會場。

在開幕儀式舉行時,一批消防人員突然到所在大廈調查,原因是有人報案報稱大廈懷疑有不明氣體,後來警方證實是虛驚一場。有自稱附近的「居民」稱,擔心大廈的消防安全問題。

這些吵吵鬧鬧聲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把六四紀念館趕走。支聯會秘書李卓人對 BBC 中文坦言,認為有人刻意「搞小動作」,目標不單是向紀念館施壓,而是威脅同一大廈的其他業主。他形容這是「大陸文革式鬥爭方法」,「群眾打群眾」,找人來滋擾其他人,把大廈搞到「雞犬不寧」,他擔心其他業主會抵擋不了壓力,會好像上一次般,集體向紀念館施壓。

維園的燭光會否消失?

紀念館只是香港悼念「六四」活動的其中一環,其他活動同樣遭受不同的打壓和挫折。

支聯會以及其它機構難以邀請「六四事件」的見證者或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親身到香港演講或交流,因為那些著名的學運領袖王丹和吾爾開希,早已被拒入境港澳地區,所以這類交流,只能出現在台灣,不過兩岸關係的對立,台灣民眾對「六四」的關心程度,比不起香港的熱度。

支聯會原本希望出書,講述當年秘密營救北京學生及民運人士的「黃雀行動」,原本已經完稿,但香港政府近期大力推動可以把「罪犯」移交到大陸的「逃犯條例」,多名受訪者出於人身安全為理由,不讓這本書寫出他們的真實名字,暫時不知道,這本書能否出版。

香港政府推動的「逃犯條例」引發廣泛關注,反對人士擔心「逃犯條例」會令在香港的人,有機會被中國大陸安插一些罪名而被移送到中國大陸接受審訊。美國、加拿大、英國也相繼發表聲明表達關注。一些香港的運動人士憂慮,他們支持中國人權的活動也會成為被移交到中國大陸的罪名。

李卓人說,難保有朝一日,連舉行維園的燭光晚會也會被針對,這個年度晚會每年都會高叫「結束一黨專政,追究屠城責任」的口號,中國當局可以把其視之為「煽動罪」,繼而追究籌辦活動的人。

「香港是華人地區唯一可以每年有十萬支燭光,控訴中共的地方,大陸一直想鎮壓的六四的記憶,我們是重要的基地去悼念六四,」李卓人說,「但無論如何受到打壓也好,我們最重要的是人心不變,我們便會繼續抗爭,不會放棄。」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六四紀念館」重開 何俊仁:從歷史中學習

文章 #5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4-28 11:34

來源: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 ... 190426.htm

由支聯會籌辦的「六四紀念館」今天在旺角道一幢商廈重開。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30 年前的今天,《人民日報》發表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激化矛盾,最終導致六四慘劇,設立紀念館是保存真相,追求公義,從歷史中學習。

「六四紀念館」本月初裝修期間,曾被人潛入破壞,以鹽水淋電掣。何俊仁相信行動有政治動機,目的是令紀念館延遲開放。他指出,事件發生後已加強保安措施,包括安裝閉路電視,24 小時有人看管展品。何俊仁相信紀念館不會對所在商廈造成滋擾,因商廈本身有不少教會,現場有工作人員協助,相信使用者會互相尊重。

「六四紀念館」展品包括「天安門母親」捐出遇難兒子的遺物,亦有倖存者的證物。89 民運期間,擔任天安門糾察隊總隊長的張健,捐出當年中槍留在膝蓋的子彈,張健 2001 年流亡海外,本月中在航機上猝死。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1989 年 4 月 24 日:《世界經濟導報》事件 「我們都是欽本立」

文章 #6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4-28 11:44

來源: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20062/% ... B%E3%80%8D

八九民運爆發點是 4 月 15 日,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逝世,觸發北京大學生連日自發上街悼念及貼大字報,矛頭指向掌權者。學生在 4 月 19 日,聚集中南海新華門外,有人高喊「李鵬出來」對話卻與公安衝突,有學生被打傷,學生抗議升級。4 月 22 日,中共在人民大會堂舉行胡耀邦逝世追掉會,拒絕讓學生參加,20 萬人在天安門廣場追悼。三名學生周勇軍、郭海峰、張智勇跪在人民大會堂前,舉著一條紙卷,據稱是 7 點要求,廣場學生高呼「站起來!」

4 月 24 日,發生《世界經濟導報》事件,觸發內地新聞工作者及知識分子,加入學生的抗議隊伍。

上海《世界經濟導報》(下稱《導報》)刊登了 4 月 19 日悼念胡耀邦座談會的內容,提及胡耀邦所遭受的不公平政治待遇、要求政府與學生對話、推動民主改革等。有關報道遭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強烈批評,江澤民要求《導報》總編輯欽本立刪除内容,但欽本立拒絕。江澤民其後下令封殺《導報》,停止欽本立的總編輯職務,派出工作小組進駐接管《導報》。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江澤民的打壓觸發全國各地新聞工作者及知識分子抗議:大規模遊行、舉起「我們都是欽本立」的横額,要求江澤民撤銷處理《導報》、爭取新聞自由。但江澤民不理群眾要求強硬整肅,有指他因而獲得鄧小平信任,在六四後躍升為總書記。

當年的《導報》事件,中國新聞界和知識份子聯合起來說實話,體現一代報人風骨。30 年後的今天回望,別具意義。

《世界經濟導報》在改革開放之初、1980 年 6 月創辦。內地時政雜誌《炎黃春秋》(已停刊)在 2012 年的一篇文章提到,《世界經濟導報》的編輯方針是「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為指導,及時、準確地報導和評述世界經濟情況和問題,普及世界經濟知識,並適當報導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成就和中外經濟關係的重大動向。」報社設於上海這個龍頭經濟城市。

《炎黃春秋》文章這樣形容《導報》:「當時,參與這份報紙籌備和初期工作的老報人的經歷就像一部當時中國的新聞報業史,他們有新聞從業的激情。」

「他們有新聞從業者​​的強烈責任感。為國強民富,社會發展,追求真理;以多角度眼光,客觀公正,尋求事實真相;懷著強烈的責任感和時代感,探尋社會發展中的問題。政治運動中所遭遇的誣陷和迫害,更增強了他們追求真理,追求民主的信念。」

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曾在《未來的自由中國在民間》一書中,談到《世界經濟導報》對言論開放的貢獻:

「他們(劉賓雁、王若水、胡繼偉、欽本立、戈揚等)所主持的《人民日報》、《世界經濟導報》和《新觀察》雜誌,成為領思想解放風氣之先的傳媒重鎮。他們發動並參與了關於傳媒的『黨性』和『人民性』的大討論,為政治改革和新聞自由大聲疾呼,開啟了媒體角色的歷史性轉變,即由『黨的喉舌』向『人民代言人』轉變。為此,他們也都為堅守新聞良知付出了代價,或至今流亡國外,或被排擠到邊緣和受到監控。特別是《世界經濟導報》,更是引領言論自由和政治改革之潮流的佼佼者,該報在中共十三大後,發表了一系列著名知識分子大聲呼籲政改的文章,又在 1989 年的多事之春,組織悼念胡耀邦的討論會,積極介入偉大的八九運動。」該一系列文章,包括 1986 年 11 月 24 日刊出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原副校長方勵之與記者的談話──《知識分子未被承認為社會進步主導力量》。

1989 年 4 月 15 日,胡耀邦逝世,大批學生悼念上街。《世界經濟導報》與北京的《新觀察》雜誌社聯合在 4 月 19 日,於北京召開悼念胡耀邦座談會,時任《導報》編輯委員兼北京辦事處主任張偉國,在 2009 年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憶述:「會上除了大家講耀邦領導中國改革開放、平反冤假錯案的政績以外,比較多的談到耀邦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主要產生於政治制度。另一方面,很多發言者要求政府與學生對話,當局在化解危機的時候,利用危機推動民主改革。」

張偉國又提到,當時引起上海市委的恐慌,以至江澤民封殺《導報》的直接原因,是嚴家其在座談會上的一段講話,「中國的政治領導人更替非民主化,胡耀邦就不是按照正常程序下台的。在這之前,中國的其他領導人也是這樣。這是政治改革要解決的一個大問題。」

《導報》總編輯欽本立拍板用五個版面,把座談會所有的發言刊登。1989 年 4 月 20 日,上海市委宣傳部收到這個消息後,上海市委副書記曾慶紅和宣傳部長陳至立,要求欽本立將這期《導報》的清樣(即最後一次校定、準備付印的校樣)送審。曾慶紅看到清樣後,立即要求欽本立刪減 500 字的內容,欽本立拒絕,並堅持由他負責。清樣之後去到江澤民面前,江澤民強烈批評欽本立,欽本立一度被迫刪文,然而欽本立堅持刊印。在 1989 年 4 月 24 日,未刪改的版本已經付印,江澤民知悉後馬上追回報章,下令禁制發行原定的 30 萬份,但部分已流出市面。

1989 年 4 月 26 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江澤民藉此採取行動,宣布停止欽本立的總編輯職務,並派出工作小組進駐《導報》。江澤民粗暴干涉《導報》新聞自由,惹來上海以至全國新聞界強烈不滿,上街抗議。

1989 年 4 月 28 日,上海街頭出現大規模遊行,有人舉起「要求恢復本立職務」等旗幟和橫額,要求收回對欽本立及《導報》的處理決定。

內地各地新聞同業也紛紛加入聲援。根據多維新聞網報道,《中國青年報》的 88 名編輯和記者當時給《導報》報社發了慰問電,電文稱:

「謹向一向為我們所敬重的世界經濟導報及欽本立同志致意!真實的新聞永存!」

《中國日報》有 75 名編輯和記者發了另一份電報慰問欽本立及其同事,電文稱:

「威武不屈,欽總樹天下報人風範;真理不死,導報是十年改革先鋒。」

《人民日報》4.26 社論刺激民運升級,《導報》事件一直未平息。4 月 30 日,《人民日報》150 名記者因不滿《導報》事件,要求與《人民日報》高層對話;5 月 9 日,逾千名新聞工作者,向中國記者協會請願,要求與負責宣傳的領導討論《導報》事件,爭取擴大新聞自由,學生到場聲援。

5 月 11 日,有知識分子起草《上海知識界呼籲書》,要求江澤民撤銷對《導報》處理等要求。到了 5 月下旬,北京實施戒嚴,形勢逐漸緊張,《導報》編輯部無法再正常運作。欽本立召集報社骨幹成員開會,為免《導報》淪為黨報喉舌,宣布《導報》正式停刊。這份標誌著言論開放的改革報章,成為歷史。

六四壓鎮之後,欽本立被「秋後算帳」遭軟禁、張偉國流亡美國。1991 年 4 月 15 日,胡耀邦的忌日,欽本立據報因胃癌去世,終年 73 歲。張偉國引述,欽本立在臨死前寫下遺言:

「導報精神不死」。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記者拍片出書述六四經歷 記錄歷史延續責任 憶開槍失聲痛哭

文章 #7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02 20:58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b%e5%93%ad

今年是六四事件 30 周年,一批親歷其境的記者將當年所見所聞、日後所思所感製成影片及書本,認為有責任再做紀錄,為歷史見證。參與項目的陳潤芝在短片中形容當年在北京的心情,「所以我在報道時想說,自南京大屠殺以來,中國另一頁令人很傷心的歷史,但我說不了這麼多便已經崩潰了」。

有份參與製作的現任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認為,今次紀錄是延續作為記者要做的事,覺得六四不應被遺忘。去年年底,包括楊健興的一批傳媒人醞釀此項目,包括邀請 30 名當年曾經在北京、香港及海外採訪過「六四」新聞的記者或前記者拍攝短片,講述「我的六四故事」。經過半年多的籌劃,影片系列會於 5 月 5 日正式啓播。昨日的預告片播出無綫電視前新聞主播蘇凌峰,亞洲電視前記者謝志峰及陳潤芝、前攝影師勞家輝等人的短片,其中勞家輝憶述目睹開槍和聽到槍聲時失聲痛哭(見圖)。

下周日啟播 上載影片至 6 ‧ 4

5 月 5 日第一天於 YouTube 將會先上載 5 名記者的影片,包括勞家輝、文匯報前副總編輯程翔、無綫電視前記者謝彩雲、前星島晚報記者梁慧珉及路透社前攝影記者曾顯華。除星期六及 5 月 13 日公眾假期,之後每天會推出一名記者的影片,直至 6 月 4 日。

60 記者著書 新血補遺後六四

另外,項目亦邀得 60 名記者為《我是記者——六四印記》一書撰文,並於 6 月 4 日面世。除當年曾參與採訪的記者,亦有「六四」後才參與新聞工作的年輕一代,以新一代見證者身分補充「後六四」時期發生的事件。

30 年沉澱 整理細節豐富歷史

項目得到記協支持,並申請「人民不會忘記基金」資助。1989 年時任《南華早報》記者的楊健興說,六四發生後數月內,各行家曾一同整理出書,現今事隔 30 年,今次紀錄可讓他們再次整理當時情况及看法,「有點細節是當時本書未有兼顧」、「希望可以豐富到 30 年前所做的」,延續作為記者應該要做的事。楊健興又說,新一代對六四的感覺不同,「可能會有點抗拒、完全不關他們事」,但他認為,即使對六四有不同看法和解讀,都是不應被遺忘,「至少知道發生什麼事」。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個半鐘 6 睹流彈 醫院屍體多槍孔 記者六四現場撿彈殼「留血證」

文章 #8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06 11:32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9%e3%80%8d

今年是六四事件 30 周年,一批香港記者策劃「我是記者—我的六四故事」影片系列,訪問 30 名曾直接採訪六四的記者,昨日發布第一批共 5 條影片。有前記者當年在北京目睹軍人開槍射擊民眾,在槍林彈雨不忘撿拾子彈殼,記錄歷史。

前星島晚報記者梁慧珉(圖)說,她 6 月 3 日晚到達復興門外大街目睹軍隊開槍鎮壓,當時她認為如此震撼的場面,未必有人相信,於是用錄音機錄下槍聲,錄音中她說「好危險,沿途不斷發射不明槍彈,令現場氣氛緊張」。影片中,梁展示 3 顆子彈頭,說當時有市民為了「留下血證」,走到軍車外撿子彈殼,她也一起撿。

憂他人不信 錄下槍聲

6 月 4 日凌晨,梁慧珉到達軍事博物館附近一個方陣,逗留一個半小時間目睹 6 次流彈在她身邊擦過。她說,她向學生表明記者身分後,學生便說:「我們死傷慘烈,你們一定要向外公布。」同日早上,她到協和醫院,看見很多身上有彈孔的屍體,有的死不瞑目、有的緊握拳頭,「不懂得害怕,只感到十分悲憤」。

另一受訪記者、亞視前攝影師勞家輝說,在 6 月 3 日晚上他和亞視前新聞總監包雲龍等,一行 8 人爬上附近西交民巷一個公廁頂拍攝,當時有一隊解放軍進入廣場時向天開槍。勞以為槍是沒有子彈頭的,但突然有幾顆火花在石壆上爆開,方才發現是真槍實彈。

「槍聲聽到了 子彈往哪了?」

勞家輝憶述當晚槍聲不斷,他事後發噩夢,夢到解放軍衝進來開槍。他說,每次講述六四經歷,因為要想得清楚,就如「經歷多一次」。說到「當你經歷多一次的時候,你便會想起那些槍聲」。勞此時掩面痛哭,續說「槍聲你聽到了,那麼那顆子彈究竟是往哪裏去了?」

載往機場司機 盼記者勿全撤

無綫前記者謝彩雲是第一批從北京撤回香港的記者,她說 6 月 4 日早上與一名英文台記者,由一個叫「老劉」的司機送到機場,在路上,老劉請記者們不要全部撤走,又提議留在司機家中報道。她說當時因為有點創傷後遺症而呆着,不知該怎麼辦,便離開了。謝形容「那是個很困難的決定」,她有想過留下,但感到非常害怕。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坦克人」拍攝者:想也沒用 救不了他

文章 #9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06 11:34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6%e4%bb%96

六四事件翌日,一名男子於北京長安街上以身擋坦克,成為經典一幕。路透社前攝影記者曾顯華在「我是記者—我的六四故事」影片系列憶述,當日親睹「坦克人」擋車,然後被人包圍帶走。1989 年時任《文匯報》副總編輯程翔說,在東德一場群眾運動中民眾高舉「坦克人」圖像,顯示六四事件間接促成蘇聯解體。

曾顯華憶述,6 月 5 日中午,他和一眾記者在北京飯店打算拍下坦克車駛過畫面時,突然一名無綫電視記者大叫:「Oh, this guy is crazy!(這人瘋了!)」曾顯華看見一名男子擋在坦克前,截停並爬上坦克,還兩度阻止坦克轉彎。他說,最後有四五個人包圍並帶走他,自此「坦克人」消失了。曾顯華說當時「顧着拍照,想也沒用,救不了他」。他又說,後來「坦克人」成為六四事件的代表照片,他自己也喜歡這照片。

程翔:促成蘇聯解體 六四非全然失敗

程翔在同一影片系列表示,1989 年一場在東德萊比錫發生、最後導致柏林圍牆崩潰的群眾運動中,當東德軍隊包圍群眾時,群眾高舉「坦克人」照片,同時高呼「不要忘記天安門」。程翔說,當時軍隊受民眾感動而沒有動武,令群眾運動得以壯大,「天安門的失敗非全然失敗,它促進整個蘇聯東歐共產主義集團的崩潰,這是最大的成功」。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老鬼」記者拍片出書 毋忘北京民眾囑咐:要告訴全世界

文章 #10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2 16:58

來源: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20426/% ... 6%E7%95%8C

六四事件 30 周年,去年底,一班 50 至 60 歲、1989 年採訪過事件的香港記者,發起「我是記者-六四 30」記錄項目,用文字敘述、影像口述他們當年採訪的所見所聞。一顆顆子彈殼、一架架武裝車、民運學生的吶喊 ...... 永遠都存在他們的記憶深處。30 年後,他們再勾起這段悲痛的回憶,有人在鏡頭前忍不住淚水,有些人說:「做埋今次,就唔想再講。」

再憶往事,一股痛苦的感覺襲心頭,但一份深藏的使命感,還有銘記當年北京民眾的囑咐:「要將事件告訴全世界」,令老兵再出山-30 年後不再訪問別人,而是要成為歷史記錄人。

「我是記者-六四 30」兩位製作組成員:1989 年時任香港無綫電視記者陳慧兒;現職獨立製作人、負責短片拍攝及製作的監製郭達俊,接受眾新聞訪問,分享製作背後的感人故事。

「我是記者-六四 30」記錄項目,由一班 80 至 90 年代入職、曾採訪八九民運、六四屠城的政治記者,在一次聚會閒談間發起,他們以義工形式,成立製作組統籌。6 位製作組成員均曾是資深傳媒工作者,包括:陳慧兒、郭達俊、張結鳳、楊健興、林褀娟、陳伯添。他們在年初,成功申請「人民不會忘記基金」獲批數十萬元款項,召集 60 名記者撰寫《我是記者-六四印記》一書,其中 30 人拍攝短片,在鏡頭前口述他們當年的親身體驗、反思和回顧。他們籌備了半年,本月初在 Facebook 開設專頁「我是記者.我的六四故事」,並上傳訪問短片;著作將於六四維園晚會發售。

攝影記者用影像說新聞故事。1989 年時任亞洲電視攝影記者的勞家輝,在短片中講述,他當年跟同事在六四晚上躲在一個地方,看不到外面的景況,但徹夜不停的槍聲傳入他耳朵,他哽咽說,當時半醒半睡,夢見解放軍衝入來開槍,暫緩一會兒道:「你唔提嗰件事就好似冇事,但你提起嗰件事,你要講得清楚,你就要諗得清楚,你要諗得清楚,你自己又會經歷多一次,當你經歷多一次,你就會諗起嗰啲槍聲,你聽到嗰啲槍聲,你會諗,究竟啲子彈去咗邊呢?」說到一半,他雙手掩面,藏着眼淚。

負責拍攝勞家輝的郭達俊提到,他不時遇上受訪者哭泣,但對勞家輝的哭泣感意外。他拍攝時留意到,勞家輝憶述時,聲音已起變化,讓他覺得,似乎勞家輝對六四依然有很深的感受,於是即場追問勞家輝:「點解你好似仲係忘記唔到呢?」勞家輝解釋時,再控制不住簌簌落下的淚水。

郭達俊跟勞家輝相識多年,曾一同工作,「佢成日都嘻嘻哈哈,但估唔到佢去到呢啲位,感性咁強,完全係出乎我想像,我以前同佢一齊拍嘢,大家都係好合作,好嘻嘻哈哈,大家好 easygoing,因為如果一個人的感情係豐富到一個地步,嗰個人可能係好沉默同好執着,但佢唔係。」拍攝後,他有跟勞家輝道歉,「因為覺得好似要叫佢經歷多次。」短片的第一版本,包括了郭達俊跟勞家輝道歉的一幕,但為縮減長度,最後被剪走。

勞家輝在《我是記者-六四印記》撰文提到,他當日不只拍攝時哭泣,離場攝影室後,他走至港鐵站時感胃痛,幾乎不能夠行路,但心情平復後,卻有釋放的感覺。

陳慧兒提到,有其他受訪者表示,即使在拍攝時沒有哭,離開攝影室後都忍不住流下眼淚,「我成日都話要多謝啲受訪者,因為佢地要翻箱倒籠,包括揾相片、資料,最慘係要揾啲記憶,係人民不會忘記,但冇人想記,所以好多人都同我講,做埋今次就唔想再講,因為實在對好多人嚟講,係好辛苦的一件事。」

那麼痛苦,為何要重提?為何要把記憶再抽絲剝繭,公諸於世?

陳慧兒解釋,他們希望把所見所聞記錄下來,為歷史留印記,「30 年,呢件事中國政府都仲未有一個好正式嘅道歉,或者在至低限度的檢討下,講清楚發生咩事,唔係話將呢件事就咁淡忘就算,咁所以我哋覺得都要做啲嘢。」

「我哋覺得件事未完,我哋覺得北京政府應該要畀返個交代中國人民,佢哋嗰陣就話放低唔理,穩定壓倒一切,你唔可以壓倒一切,你要講番個事實同真相。政府犯咗錯,就要同番啲人民認錯,即係我哋成日都話要還六四一個公道。」

「是否平反呢?我哋已經覺得唔需要平反,件事已經好清楚,用平反兩個字又得,唔用都得,因為件事係好清楚,就係政府用咗軍隊同坦克去驅逐一啲手無寸鐵嘅學生同市民。」

陳慧兒笑說,一班當年採訪的記者已年過半百,日後的記憶力會慢慢衰退,「30 年都唔講,咁幾時做呢?」

30 年前、八九六四後,當時在北京採訪的記者懷著悲痛心情,第一時間寫下所見所聞,結集成書《人民不會忘記》。六四 20 周年時,該書重印於維園六四晚會發售,全書內容亦上載至網上

今年,一批「老鬼」再作記錄,內容除了包括他們 30 年前的所見所聞,有些撰文者更寫下 30 年後對六四的新想法,如現任有線電視新聞部中國組總監司徒元,經歷雨傘運動後,反思學生運動會否成功;有不少撰文者在民運結束當下沒有發言,亦從未出鏡,但 30 年後的今天,他們道出故事,例如拍下六四代表照片「坦克人」(Tank Man)的時任路透社攝影記者曾顯華;有些是以往從未說過的故事,陳慧兒賣關子:「我哋有新料爆。」

此外,也有 7 名攝影記者撰文及受訪,郭達俊覺得,他們的感受很深,或許是因為他們跟文字記者相比,對影像的敏感度較強;亦有當時在香港、海外採訪的「老鬼」所見所聞;不只是「老鬼」,亦有約 10 名較年輕的記者撰文,他們部分沒採訪過六四,但之後有追蹤後續報道,如「天安門母親」等。

他們原定只計劃出書,但考慮到年輕人較偏向影像,於是拍攝短片,並把每條短片控制在平均 4 分鐘的長度,希望可以接觸到更多年輕人,為他們提供一個了解事件經過的途徑,但至於是否要改變他們的想法呢?郭達俊說:「唔會特登話要教育佢哋。」有些受訪者或會對此講述個人看法,但製作組的初衷只是記錄歷史,從未想過要令年輕人的想法跟他們如出一轍。

陳慧兒憶述,幾位籌組成員分頭行事,要聯絡 60 名記者或「老鬼」撰文及拍短片不困難,絕大部分都十分支持,只有一、兩位因怕影響現職而拒絕。其中一位她十分感激的支持者,是時任無綫電視新聞主播蘇凌峰,他在 1990 年移民加拿大多倫多,陳慧兒聯絡他時,他二話不說答應,不消一刻鐘就說:「我知道我想講咩喇。」更主動提出在加拿大自行拍片,傳回香港。

「佢哋(參與計劃者)成日都講一句話,北京的學生同市民叫我哋要將呢件事話俾全世界知,要做一個準確的記錄,佢哋成日都話,忘記唔到呢啲說話,所以好支持,真係好多謝佢哋。」「多謝」是陳慧兒在訪問中講得最多的話,她要多謝的,除了一班受訪者及撰文者,還有 4 位拍攝人員,以低於市價的薪金,為項目拍攝及剪輯短片。

陳慧兒提到,兩位支持者勞家輝、蘇凌峰都不約而同發現,壓在心底 30 年的六四故事,說出來後好像有釋放的感覺,「原來每個人都有佢六四的故事,我哋呢個題目係,『我是記者-我的六四故事』,其實每個記者都有一個六四故事,問題係有冇一個場合講呢?」30 年,是一個好機會,讓記者把故事說一次,留在你我心中。

【我是記者・我的六四故事】計劃

Facebook: http://bit.ly/facebook-64-follow
YouTube: http://bit.ly/youtube-64-subscribe

每天推出一位記者的受訪影片,除了星期六及 5 月 13 日公眾假期,直至 6 月 4 日。

30 位受訪記者名單:

謝彩雲、梁慧珉、曾顯華、程翔、勞家輝、陳寶珣、麥燕庭、黃勤帶、陳潤芝、何展鵬、林社炳、司徒元、馮偉光、黃慶州、張景寧、鄧清麟、陳慧兒、劉銳紹、蔡詠梅、陳木南、楊健興、馬文敬、徐佩瑩、梁家權、蘇凌峰、林和立、葉紹麒、謝志峰、蔡淑芳、張結鳳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朱耀明回憶營救民運人士 游說外國接收 法國先開門 黃雀得飛飛

文章 #11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3 22:21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b%e9%a3%9b

6 月 4 日北京武力清場後,香港有人透過地下通道營救運動領袖,除規模最大的「黃雀行動」外,亦有當年學生暗地支援,本周系列將報道當時的救援工作,以及施救者與獲救者的「六四經歷」。

1989 年 6 月 4 日凌晨解放軍武力清場後,北京市公安局於 6 月 13 日發出王丹、吾爾開希、柴玲等 21 名「高自聯頭頭」的通緝名單,其時香港有人發起「黃雀行動」,協助民運參與者逃離中國,後來加入行動的支聯會,有份參與的包括退休牧師朱耀明,當年負責照顧流亡者,游說外國總領事館接收。朱耀明記得:「法國最先開門(接收流亡人士),僅得它一個國家面對鄧小平復出後的中國,政治壓力很大。」卻原來,「那年碰巧是法國大革命 200 周年,法國人關注中國民運」,其時協助照顧抵法人士的漢學家白夏(Jean-Philippe B é ja)說:「法國開門,是民心所向」。

巴黎——香港連線報道

時值法國大革命 200 周年

解放軍清場後,香港有團體發起「黃雀行動」營救民運人士,支聯會後來才加入,「最初是華叔(司徒華)、李柱銘做,但後來工作太多,華叔找我幫忙頂」,朱耀明說,「他知道我是『只做不說』的人」。

6 人參與互不知情

只向司徒華匯報

當時支聯會有 200 多個團體屬會,但參與「黃雀行動」的僅得 6 人,互相並不知悉對方工作,只向司徒華匯報。朱耀明在佔中案宣判前接受訪問,稱當年負責照顧到港的民運人士,記得電視上看到的學運領袖,都是英雄少年,逃亡來港後,見到的卻是「景况淒清」,「如王超華,她父親是大學教授,到了香港,只拿一個膠袋,內裏只有幾塊錢,已是一身家當」。朱耀明形容當時港英政府「睜一眼閉一眼」,接收了軍人等最敏感者,但礙於政治壓力,不敢接收民運領袖,朱耀明便要尋找其他國家協助,令他們不至成為留港難民。

聞柴玲報平安錄音

法使館:我們要她

朱耀明四出奔波,「最初美國也不敢接收」。一扇門關了,另一扇窗總會開,「法國是最早的,6 月中開門,僅得它一個國家面對鄧小平復出後的中國,政治壓力很大」。通緝名單排第 4 的柴玲,逃亡中釋出「我是柴玲、我還活着」的錄音,全球關注,身分尤為敏感,當年在法國照顧逃亡民運人士的漢學家白夏接受訪問時說:「法國大使館二話不說:『我們要她』。」柴玲抵法後,由協助辦理居留權,記者會上負責翻譯,白夏說,「我們天天在一起」。朱耀明說,自法國開門後,工作變得順利,美國、加拿大、澳洲也願意接收,自 1989 至 1997 年,歷時近 9 年的「黃雀行動」,送走 400 多名民運人士,還有部分留港生活至今。

此後經年,除卻九七回歸前被勸說暫時離港,朱耀明鮮有和民運人士聚首,但兩年前考慮到佔中案可能入獄,朱耀明帶同紀錄片攝製隊赴海外訪問他們,說到故人,如數家珍:「封從德,30 年前在法國還是吊兒郎當,一片落寞,今次見他,容光煥發,讀中醫」、「蘇曉康較可憐,太太車禍後半身不遂,要他照顧……」流亡人士偶有分歧、更曾被批評「吃民運飯」、「一事無成」,協助過他們的朱耀明不敢苟同:「他們離港前,我只叮囑他們:找份工作,好好做,做好了,才關心民運……他們無家可歸,一無所有,我們還站在自己的土地上,是沒資格批評的。」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忌諱逃犯例 朱牧談救援有顧慮

文章 #12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3 22:25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7%e6%85%ae

港府正修訂《逃犯條例》,當年有份參與「黃雀行動」的朱耀明說起救援行動也有顧慮,重申︰「我沒有參與 smuggling(偷渡)工作。」用他的話說,他是「照顧已來港人士」。過去有民運人士或間接參與活動的外國人於六四周年期間試圖到港,部分人被拒入境,白夏亦計劃本月底來港︰「我不怕被拒絕,因為我是小人物。」

在佔中案被控「串謀犯公眾妨擾」罪成的朱耀明,因緩刑免卻囹圄之災,「為了陪兩名學者走最後一里路」,朱耀明說自己並不擔心在港入獄,但港府修訂《逃犯條例》,卻令這 75 歲牧者有所忌諱︰「擔心內地當局以此要求港府移交我回去。」畢竟「黃雀行動」涉及以非法過境方式把在民運參與者送到香港。「我沒有參與 smuggling(偷渡)工作」,朱耀明形容自己當時的工作是「照顧已來港人士」:安排他們入住「安全屋」、發 3 個月的零用錢、向港府申領「行街紙」、聯絡領事館要求接收。

白夏月底來港 不怕被拒入境

過往曾有民運人士於六四周年前後試圖到港,吾爾開希、楊建利、周建等申請入境或直接來港都曾被港府拒絕,現置於港大的《國殤之柱》、創作者丹麥雕塑家高志活也曾於 2008 年被拒入境。曾在巴黎照顧抵法民運人士的白夏會嘗試本月底來港,出席六四 30 周年晚會。對於港府拒絕民運人士入境,白夏批評違背《基本法》:「我不怕被拒絕(入境),因為我是小人物。」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司徒華:與中共決裂轉捩點 李柱銘:他們斷絕溝通

文章 #13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3 22:27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d%e9%80%9a

六四事件時值香港前途談判,北京軍隊武力清場後,李柱銘、司徒華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工作,已故司徒華在回憶錄《大江東去》自述:「這是我與中共關係決裂的一個轉捩點。」此後,兩人創建的民主黨,及其後的泛民主派,均以反對中共作為主旋律。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亦認為,事件令香港「民主派」走向反中路線。李柱銘則說,自己當日希望重返草委,只是中共將他排除在外。

80 年代初政治陣營相信「民主回歸論」

劉兆佳表示,「六四事件」是李柱銘、司徒華等和中共交惡、政治軌迹轉變的分水嶺。他說 1980 年代初建立的政治陣營相信「民主回歸論」,「未至於與中共對抗」。但六四後港人反共情緒高漲,推使部分人成為了該陣營的領袖,令他們不能撇下群眾、或偏離群眾的傾向,故即使其後中共向李柱銘、司徒華等示好,或再邀請合作,「英雄甩不到身,他們不能違背洶湧的民情,事與願違」。

劉兆佳續稱,回歸後,泛民主派的群眾基礎縮小,溫和派的力量隨之減少,該陣營愈加不敢違背其「反中」、「反共」的支持者,走向激進,故至今泛民、中方兩邊陣營,仍未能修補關係。

李柱銘則表示,自己立場與司徒華不同,其時他希望重返草委,看事件如何了結,但人大提出兩項條件,包括一︰不能修改聯合聲明;二︰不能繼續敵視北京政府。「如果批評就是敵視,我不能接受。」李柱銘說,故此沒有重任草委;他又說,自己獲選為支聯會副主席,而其時該會的口號是「打倒鄧李楊」,也惹來北京不滿。至於往後的從政之路,李柱銘形容︰「是北京不讓我回去,他們斷絕了與我們的溝通。」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六四一二:取名黃雀 語出曹植詩

文章 #14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3 22:31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d%e8%a9%a9

據支聯會首任主席司徒華的回憶錄《大江東去》,「黃雀行動」早於支聯會參與時已存在,有人猜測「黃雀」源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司徒華卻說,如逃亡者比喻為黃雀,中共即螳螂,「黃雀是惡過螳螂的」,意思不通。他認為,「黃雀」語出曹植詩《野田黃雀行》的「拔劍捎羅網,黃雀得飛飛」,才較貼切。

朱耀明透露,當年行動共有 4 條地下通道︰第一條在最早期,是最快速、最昂貴的線,由「大得很緊要的社團」統率;第二條是由演員鄧光榮在澳門牽線,「有些(人)由他直接帶來香港」;第三條是陳達鉦等船家,朱耀明形容是「最明確收錢」的通道,按其人身分、難度出價,「改革開放後很多走私,這次是香煙、雪櫃變成人而已」。隨着陳達鉦當年上北京,令司徒華對他起疑後,又衍生第四條通道,由朱耀明等身邊的「半自己人」負責。隨着行動於 1991、92 年陸續曝光,願意協助的船家多了。「一兩萬元都做」,朱耀明笑說:「我們出價就由勞斯萊斯,變為 Lexus(凌治),再變 Honda(本田),然後是單車。」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隨筆首於支聯會講座發表 鮑彤:我們正活於「六四制度」中

文章 #15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5-13 22:33

來源: https://news.mingpao.com/pns/%e6%b8%af% ... d%e4%b8%ad

今年是六四 30 周年,支聯會昨日舉辦「八九民運與香港角色」座談會。會上首度發表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撰寫的「六四」隨筆,內容提到「我們正生活於六四制度當中」、「順黨者昌逆黨者亡」支配着當今中國社會生活的一切,包括政府、軍隊、藝術及教育等等。

稱「順黨者昌逆黨者亡」支配中國社會生活

座談會上,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讀出鮑彤的隨筆,提到「六四不是過去的噩夢。六四是一系列現實的存在:一個大『天安門事件』和其後千千萬萬個『小天安門事件』的總和」。鮑彤表示,「六四」在中國已是一種制度,領導一切的中共有權動用軍警,對公民實施國家暴力鎮壓。於此制度下,維護合法權益、和平請願的公民,必須是國家暴力鎮壓的對象。

鮑彤的隨筆又提到,「順黨者昌逆黨者亡」支配當今中國社會生活的一切領域,包括政府、軍隊、藝術及教育等等,沒有自由和人權。他贊成無拘束地展開研究和討論「六四」真相、影響及其未來,因釐清「六四」事件的大脈絡,有助重新審視人類文明的現狀和前途。

梁慧珉籲承傳報道六四責任

座談會講者包括 1989 年赴京採訪記者梁慧珉、赴京學生林耀強及教協副會長田方澤等。梁慧珉在京採訪時看到學生絕食、官方開槍等情况,她希望事件得到平反。她說當時不少北京學生和市民期望香港傳媒報道真相,過去 30 年,「香港於全球報道有關六四的新聞算是最多」,她希望新一代記者承傳責任,大家不應遺忘此事。

教協副會長田方澤稱,留意到基於政治壓力,不少老師會憂慮在學校提及六四,如有老師收到匿名投訴。他認為,雖然本港中學通識及中史科課程架構未有提及六四,但老師仍有很多空間提及此事,如通識科談到改革開放的機遇及挑戰時,六四明顯是一件大事。他自己亦會於 6 月 4 日穿黑衣回校,待學生問起便可解釋整件事。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說,八九運動是偉大的民主運動,即使時局改變,但維園六四集會仍維持多年。對於有人批評是行禮如儀,何俊仁認為是「行禮如誠」,出席者彰顯人性光輝,「為不能發聲的人民發聲」,「若不做,是對不起內地人民,對不起自己」。蔡耀昌於座談會後說,今年政治形勢嚴峻,支聯會會加強六四集會舞台四周的義工人手,相信集會可和平及順利進行。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下一頁

回到 家庭事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