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衝突 3 周年 練乙錚:運動種子會發芽,夢想將變現實

Family matters

旺角衝突 3 周年 練乙錚:運動種子會發芽,夢想將變現實

文章 #1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2-17 13:19

來源: https://hk.news.yahoo.com/%E6%97%BA%E8% ... 16516.html

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昨晚在港大校園聯合舉辦「還原真相,毋忘義士」三周年集會,為首次紀念 2016 年 2 月 8 至 9 日凌晨發生的農曆新年旺角衝突,約 200 人出席。主辦單位呼籲大眾,勿忘事件中逾 100 名被檢控者,以及當中 30 人被入罪及流亡海外。

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在會上,以晚清戊戌維新運動比擬旺角衝突,指社運人士被判入獄、流亡海外,政治代價增大,可能出現了集體抑鬱,並指社運人士在思考未來時要有極長遠的打算。但練乙錚鼓勵眾人:運動的種子已經種下,埋在心中的夢想並未消失,在一個不知年的春天,種子就會發芽,夢想就會變成現實。

練乙錚分析,2012 年後香港抗拒中國專制統治的民主運動出現三個波峰,分別是:2012 年的反國教運動、2014 年的兩傘革命及 2016 年的魚蛋革命,三個運動均含有分水嶺的意味:「從香港民間本來單純要求政制民主改革的運動,發展出根植本土意識的自決及獨立運動。」、「三個運動大體而言都以失敗告終,因政權反咬而導致的損失代價非常大,但卻影響了一整代年輕人對香港現時及前途的看法,而且非常深刻。」練指,數以億計的外國媒體讀者知道香港出現分離主義,知道大多數年輕人都認為「Hong Kong is not China」,中國管治集團亦將(出現本土意識的)變化看成港獨,與西藏、新疆、南蒙、台灣的核心領土,即大約所謂的本部十八省以外、邊域上的一整個「五獨離心圈」。

練乙錚引用意大利歷史學家克羅齊的名言「一切歷史都是現代史」指出:「今日發生的事跟昨天、乃至更久遠發生的事,枝葉或者可以不同,但往往在本質上沒有分別。」接著他以 1898 年戊戌維新運動比擬上述三個社運,形容維新運動是晚清時期「統治階級內部發起的一場現代化民主改革自救運動」,慈禧太后其後發動戊戌政變,維新派首領康有為和梁啟超逃亡日本,仍在國內的維新派「六君子」不經審判便被問斬,其中康有為的弟弟康有溥僅因哥哥已逃亡國外,被迫替其代罪。

「香港的三波運動,特別是魚蛋革命之後,大批運動骨幹及積極參與者坐監,不少人失去工作機會,少數人流亡海外,群眾潰散,這個狀況或者不如戊戌變法失敗之後那麼淒慘,但至少可以比擬。」練乙錚說。

練乙錚指,歷史提示了兩點:戊戌政變之後舊政權復亡,但社會仍是專制統治,民主遙遙無期,「所以今日在香港思考我們的社會運動,要有極長遠的打算。」當年維新運動主張「和理非非」,政權鎮壓卻是十分暴力,後來推翻清政權的辛亥革命亦包含大量暴力。練提及,某些民主派從道德層面批判勇武,他認為:「勇武的代價很大,但不是沒有回報。不過香港的運動縱然沒有到持久勇武的條件,所以只能去到邊緣,適可而止,今後長時期裡大量爭取民主、籌備自決,乃至宣傳獨立的工作都可以最好是和平的。」

最後練乙錚以《延遲的夢之蒙太奇》一詩作結:「三波運動的種子已經種下,大家都可能看不見。群眾四散,但是其實埋在心中的夢想並未消失,在一個不知年的春天入面,種子就會發芽,夢想就會變成現實,此期間,運動的精英要捱得過最寂寞的日子,這個最寂寞的日子亦應該是他們最忙碌的日子。」

三間大學的學生會會長輪流作開場發言。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倬禧先指,中共政權不斷挑戰香港人的底線,刺激香港人走上街頭,更將警民關係推向兩極,當日旺角衝突裡的抗爭者正是為了守護本土文化,卻換來警察的暴力對待。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黃程鋒形容,是次集會是「遲來的集會」,「(集會)讓這個社會知道,仍然有一班人努力記住這一段抗爭歷史,對抗遺忘……公義與社會人士一樣,都是會遲到,但從不缺席。」

集會播放旺角衝突的剪輯影片,提及本土民主前線當晚在衝突發生前、現場發生輕微交通意外後,曾向途人呼籲讓路給一輛的士及警車,其後一段時間相安無事,警方向時任本民前召集人黃台仰表示,該晚將不會有任何行動,雙方達成共同離開場地的協議,然而後來警方卻將高台搬入旺角,引發衝突。影片的旁白最後說:「港共企圖一手將挑起是非的責任由警方推卸到市民身上,如果當晚真是暴動的話,港共政權和香港警方才是元兇,但為甚麼是對抗警察暴力的市民要飽受折磨?」

事件中因刑事毀壞罪而被判監四個月的蘇德成,在會上分享在囚經歷,指因對親人的思念及朋友在一夜之間失去,在囚期間「一日比一日難捱」,而他巨大的壓力亦不能訴諸身邊同囚的獄友,因為獄友會轉告懲教人員,他有可能被送至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感到深深的無力感。出獄後,蘇德成在今年新春期間,再次到旺角夜市,直言「警察有進步」,但不解警察在三年後可以和平處理,為何三年前就不可以,「暴政就會有一班人出嚟反抗,如果冇三年前我哋出嚟,就冇昨日的夜市,大家都冇可能食到咁好味的夜市。」

有「佔中輔警」之稱、曾因立法會垃圾桶爆炸案入獄的楊逸朗,在會上讀出入獄人士的信件(正在上訴及參加假釋計劃的人士因避嫌沒有寫信)。陳和祥(Sam 哥)入獄時 71 歲,為事件中最年長的在囚者。楊稱,陳和祥最初罪名是襲警罪和非法集結罪,後來被改控暴動罪。陳和祥在信中指,泛民與本土應該是「兄弟爬山的關係」,籲大眾不要常指責年輕人,應共同尋找出路。陳和祥在獄中亦與囚友宣揚其政治理念。

被判監七年的盧建民則在信中表示,大眾應關注各種醫療、水貨客、大白象工程等議題,「唔好郁啲就講移民」。判囚 3 年 9 個月的鍾志華亦表示,應把握機會去不同示威活動,繼續抗爭。

集會期間曾有一名身穿黑色西裝外套、紅色上衣的中年女士不斷拍照,以及一人全程拍攝。有在席人士聲稱曾在其他場合見過兩人,懷疑前者是「藍絲」、後者是便衣警察。與會人士及傳媒將可疑人士包圍,有人大叫「打倒共產黨」及「打倒黑警」,後來港大保安員護送兩人離開會場。練乙錚在發言時指,歡迎左派人士參與,他會以客觀、包容的角度去回顧香港的抗爭歷程。

香港民族陣線發言人梁頌恆、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及發言人呂俊賢、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周豎峰、本土派作家盧斯達亦有在會上發言。發言者無避談港獨,集會結束時,主持人鄭俠表示以四字作結,但他未有提及最後二字,只大叫「香港 __」。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回到 家庭事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