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ve / 海豚灣

本站公告都在這裏發表

反捕鯨團體與日方就停止妨害活動達成和解

文章 #16  未閱讀文章PoP » 2016-08-25 00:37

來源: http://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 ... 60823.html

8 月 23 日,日本鯨類研究所宣佈,在美國聯邦地方法院的調停下,與美國反捕鯨團體「海洋守護者協會」之間達成協定。協議的主要內容包括該團體永遠不再進行針對日本方面調查船的妨害行為。2011 年,鯨類研究所向美國華盛頓州聯邦地方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該團體停止妨害行為。如今,這一訴訟終於畫上句號。

詳細的協議內容並未公開,但鯨類研究所表示,海洋守護者協會及其創始人、加拿大人保羅·沃森(Paul Watso)不僅被禁止攻擊調查船以及進行威脅其安全的航行,並被禁止在公海上與調查船的距離小于約 450 米。

海洋守護者協會早在 2012 年就接到過美國聯邦高等法院發出的相同臨時禁令,但並未停止妨害活動。該團體被判藐視法庭罪成立,向鯨類研究所和調查船的所有方日本共同船舶公司支付賠償金總計 255 萬美元。

由於此次的調停,這筆賠償金的部分將作為和解金被返還給海洋守護者協會,但附加了不得用於妨害活動的條件。

日本鯨類研究所是以水産資源的合理管理和利用為目的、從事鯨魚等海洋生物國際調查的財團法人。在日本政府的主導下,日本在南極海、西北太平洋調查捕鯨和目視調查等活動。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日本與反捕鯨團體的和解恐無法發揮實效

文章 #17  未閱讀文章PoP » 2016-08-25 00:38

來源: http://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 ... 60824.html

8 月 23 日,日本鯨類研究所與美國的反捕鯨團體「海洋守護者協會」就停止對捕鯨調查船的妨害行為達成共識。在日本當局者之間,越來越多的人期待從 2005 年開始愈演愈烈的妨害行為能夠就此收場,但是澳大利亞等反對捕鯨的國家仍有很多。即使妨害行為走向平息,調查捕鯨的未來也難以預測。

在南極海實施調查捕鯨的日本鯨類研究所和共同船舶公司在當日宣佈,圍繞過去針對調查船的妨害行為,與海洋守護者協會以及其代表保羅·沃森達成和解。有關妨害捕鯨的訴訟正式完結。

日本水産廳負責人表示,「這有助於確保調查船隊的安全,應給予積極評價」。日本的捕鯨調查船多次遭到海洋守護者協會的激烈攻擊。這一團體主要受歐美的富裕階層支持。

日本水産廳表示,針對日本船隊發射火箭炮、投擲危險物質和衝撞等激烈的妨害行為「不計其數」。即使讓海上保安官登船逮捕實施妨害行為的人員,情況也沒有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華盛頓州聯邦地方法院做出的此次和解對於沃森個人也具有法律約束力。由於沃森被視為反捕鯨團體的精神支柱,所以水産廳內部有聲音指出,「與沃森達成和解的效果巨大」,期待反捕鯨行動能夠停止。

但海洋守護者協會的澳大利亞代表傑夫·漢森就 23 日的調停結果強調,「對海洋守護者協會在澳大利亞的活動和澳大利亞的法律沒有任何影響」。他同時表示,「保護鯨魚的信念不會改變」,今後將繼續對鯨類研究所的調查船實施妨害行動。因此,日本調查捕鯨的安全性仍未得到保障。

反捕鯨行動容易演變成打著環保旗號的政治性課題。2014 年,國際法院要求日方停止現行制度下的調查捕鯨。

日本通過調查捕鯨收集科學性數據、在此基礎上重啟商業捕鯨的方針不會改變。但是,判斷和解能否發揮實效性似乎還需要一些時間。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鯨保團體與日本捕鯨機構在美國達成和解

文章 #18  未閱讀文章PoP » 2016-08-25 00:40

來源: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 ... us_whaling

在美國的法庭上,澳大利亞鯨魚保護團體「海洋牧者」同意停止試圖干擾日本年度獵捕鯨魚。

不過,雖然海洋牧者與日本捕鯨機構達成了此一和解,對結束雙方在南極附近海域的對峙可能不會有任何的影響。

不過這起由日本鯨類研究所在 2011 年提起的法律訴訟,至此告終。

日本鯨類研究所在宣佈達成和解的聲明中說海洋牧者同意停止「直接攻擊」日方的船隻與船員、也會停止以「可能會危害他們安全的方式航行」。

海洋牧者方面在達成和解之後,就對外表示,該團體的行動並不受到美國法院裁決的規範。

澳大利亞的聯邦法院則判定日本方面獵殺鯨魚是非法行為,在 2015 年,澳大利亞聯邦法院因為在澳大利亞設立的南極海域鯨魚保護區獵殺鯨魚,而裁處日本的共同船舶株式會社一百萬澳元的罰款。

海洋牧者的總幹事漢森說,美國法院的裁決絕對不會影響該組織的行動,並且表示歡迎日本捕鯨機構、官方支持的日本鯨類研究所到澳大利亞法庭起訴該組織藐視法庭判決。

漢森在發出的聲明中表示「我們不擔心在美國法院達成和解,因為美國法律對澳大利亞沒有任何作用,所以不會影響澳大利亞相關法律,

雖然國際間對禁止獵捕鯨魚達成了共識,但是日本的捕鯨船隊還是以科學研究的名義在每年的秋季或者冬季進入南極海域,翌年的春季返航,而 2015 年至今,日本獵殺了 333 頭小鬚鯨。

日本方面說,他們獵殺鯨魚是合法行為,因為他們獵殺鯨魚是進行科學研究,但是保護團體則說,日本的「研究計劃」不人道、無法永續而且非法。

每一年,海洋牧者都會派船緊隨日本捕鯨船隊,試圖干擾打斷日本船隊獵殺鯨魚。

過去曾經發生多起相撞和衝突事件,雙方都指責肇因是對方採取過激的行動。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澳洲阻擋多年 日血腥捕鯨畫面終公開

文章 #19  未閱讀文章PoP » 2017-11-29 22:57

來源: https://hk.news.yahoo.com/%E6%BE%B3%E6% ... 04061.html

環保團體海洋守護協會(Sea Shepherd)與澳洲政府奮戰多年後,今天終於得以 公布日本漁民在南冰洋(Southern Ocean)以魚叉捕鯨 的駭人影像。

這段影片是澳洲海關官員 2008 年搭乘巡邏艇出海拍 下,顯示日本漁民在南冰洋以魚叉獵捕鯨魚,然後自血 紅海水中拖起鯨屍。為向澳洲邊境保護部取得這支影片,海洋守護協會 於 2012 年依據媒體資訊自由(FOI)規定對澳洲政府提 出要求,但澳洲當局以釋出影片可能損及「國際關係」為由一再拒絕提供。

海洋守護協會今年稍早對有權審查政府 FOI 相關決 策的澳洲私隱專員公署(Information Commissioner)提出上訴後,終能將這些影像公諸於世。海洋守護協會主管韓森(Jeff Hansen)於聲明中 表示:「澳洲政府多年來一直壓下這支影片,他們當時 給的理由是,這些可怕的屠殺影像會傷害與日本的外交 關係。」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日本捕鯨船滿載返國 官員:未遭抗議

文章 #20  未閱讀文章PoP » 2018-04-09 02:28

來源: https://hk.news.yahoo.com/%E6%97%A5%E6% ... 01155.html

日本水產廳表示,日本捕鯨船在 南冰洋捕獲 300 多隻鯨魚後,今天返回下關港,並未遭 到反捕鯨團體抗議。

在東京當局無視全球批評執意進行「捕鯨研究」下,5 艘捕鯨船組成的船隊去年 11 月啟航前往南冰洋。一名港口官員說,包括主船永新丸(Yushin Maru)在內的 3 艘船,今天上午返抵日本西部下關港(Shimonoseki)。日本水產廳發表聲明說,這支船隊在未受到任何反 捕鯨運動人士的干擾下,按計畫捕獲了 333 頭小鬚鯨(minke)。

日本捕鯨船以往曾與保護動物人士在海上衝突,特 別是海洋守護協會(Sea Shepherd)。海洋守護協會去年宣布,本季將不進行任何海上抗 議活動。日本是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暫停捕鯨協議的簽署國,但協議容許為了 科研捕殺鯨魚,而日本往往鑽此漏洞。日本當局宣稱,獵殺鯨魚是深入了解鯨魚行為及生 物學的必要作為,但日本政府也不隱瞞,被獵殺的鯨魚 最後都成了桌上佳餚。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Japanese whale hunters kill 122 pregnant minke

文章 #21  未閱讀文章PoP » 2018-05-31 22:38

Source: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44307396

Japanese hunters caught and killed 122 pregnant minke whales as part of its Antarctic summer "field survey".

A report sent to the 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 reveals hunters caught 333 minkes in total.

The team left Japan in November 2017 for the Southern Ocean and returned in March 2018.

Japan says its whaling programme is for scientific purposes, despite a 2014 UN ruling against its "lethal research" and widespread condemnation.

In a new research plan published after the UN ruling, Japan said it was "scientifically imperative" to understand Antarctica's ecosystem through collecting and analysing animals.

How many whales did Japan catch?

The country's New Scientific Whale Research Program in the Antarctic Ocean (NEWREP-A) sent a report to the IWC detailing the 333 minkes caught, 152 male and 181 female, during its "third biological field survey" in the area.

Japan cut down its catch by two-thirds under its new research plan, and has stuck to taking about 330 whales each year.

The data shows that in the 2017/18 hunt, 122 of the female minkes captured were pregnant, while 61 of the males and 53 of the females were not yet adults.

After a few weeks of surveys, the team caught all the whales within just 12 weeks before setting off back to Japan.

The whale meat is then sold to be eaten.

Why does Japan hunt whales?

Under Article VIII of the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for the Regulation of Whaling, signed in 1946, countries can "kill, take and treat whales for purposes of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this is the rule Japan says it follows in its hunts.

Aside from its research claims,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says whale hunting is an ancient part of Japan's culture.

Coastal communities in Chiba prefecture and Ishinomaki in northern Japan have long practised coastal whaling, while Taiji in Wakayama prefecture holds annual dolphin hunts.

However, expeditions to the Antarctic for whale meat only began after World War Two, when the devastated country depended on whales as its main source of meat.

While the meat is still sold, it is increasingly unpopular, with far fewer businesses selling it now than in the past.

Does anyone else hunt whales?

Figures from charity Whale and Dolphin Conservation (WDC) show that many countries other than Japan still catch whales.

The 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 which regulates the industry, agreed to a moratorium on commercial whaling from the 1985, with exceptions.

Norway and Iceland still hunt whales for meat, the former rejecting the moratorium and the latter only partially agreeing.

So-called aboriginal subsistence whaling for local communities continues in Greenland, Russia, the USA, and St Vincent and the Grenadines.

But Japan remains the only country to send ships to Antarctica to catch whales, under the scientific research exemption.

Is the hunting wiping out Antarctic whales?

Japan says it is conducting its research to show the Antarctic whale population is healthy and can be sustainably fished.

The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IUCN) says there is insufficient data to determine whether the Antarctic minke whale is threatened.

While the number of minkes is "clearly in the hundreds of thousands", they are investigating a possible decline over the last 50 years.

Depending on how significant the drop is, the Antarctic minke could be classified as Least Concern, or as Endangered.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日本要孤注一擲推動重啟商業捕鯨?

文章 #22  未閱讀文章PoP » 2018-07-10 01:52

來源: http://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 ... 03-19.html

日本政府將於 7 月 12 日針對生存數較多的鯨魚,向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提交要求重啟商業捕鯨的改革方案。力爭 9 月中旬在巴西舉行的國際捕鯨委員會大會上推動參加國達成共識。日本中斷商業捕鯨已有 30 年,捕鯨行業面臨船舶老化等問題。預計澳大利亞等反捕鯨國將反對該提案,有日本政府相關人士表示,本次將抱著這是「最後的機會」的決心加以推動。

3 月底,在南極結束 5 個月航海的調查母船「日新丸」回港。這艘可供百餘人乘坐的巨輪船體受損,甲板生銹,空調導管破損,冷暖氣無法順利運行,還漏雨,調查捕鯨一線的作業環境十分嚴峻。

「過去能航行得更快」,船長江口浩司最擔心的是引擎老化。擔心被反捕鯨團體「海洋守護者協會」等的高速船發現。日新丸最多還能使用 3 年左右。

「船員的家人也感到擔心」,南極海調查捕鯨支援會的會長織田光晴説道。以執政黨自民黨的水産部會長、參議院議員江島潔為中心,日本 2017 年通過了將調查捕鯨定為國家責任的新法。

自民黨捕鯨議員聯盟會長鈴木俊一表示,法律中提及構建能安全航行的環境、促進鯨肉消費和人才培養等內容,「顯示出日本重啟商業捕鯨的強烈決心」。

除了立法之外,日本還進一步迎來利多消息。作為反捕鯨國代表的美國實際上也是捕鯨國。2018 年是 6 年 1 度決定土著民族捕獲額度的年份,美國也將以捕鯨國的立場參加。此外,國際捕鯨委員會大會的議長由日本政府代表、東京海洋大學教授森下丈二擔任。時隔半個世紀由日本人擔任這一職務。

全球海洋中有約 80 種鯨魚。鑒於一部分鯨類的資源減少,國際捕鯨委員會在 1982 年決定暫停商業捕鯨。

日本鯨類研究所表示,實際上南極有大量小鬚鯨,同時座頭鯨等「正以每年 1 成的速度恢復」。因此日本主張,像鯖魚和鮪魚等其他水産品那樣,鯨魚「也應科學地持續加以利用」。

如果在 9 月的大會上未能達成協定,日本將考慮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並組建新的捕鯨國際組織。森下丈二教授表示,維持現狀和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各有優缺點」。

如果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與捕鯨支持國建立新的國際組織,日本將邁向重啟商業捕鯨。不過,在南極捕鯨會違反國際法。另一方面,如果維持現狀,可以在南極展開調查捕鯨,但現行計劃結束的 2027 年以後,存在調查捕鯨也難以繼續的風險。由於選擇的道路不同,需要的船隻的大小也存在差異,日本水産廳將根據國際捕鯨委員會大會的結果,啟動捕鯨母船的更換計劃。

有相關人士表示「希望承認日本的捕鯨文化」。還有觀點認為,應繼續在鯨魚眾多的南極展開調查,存在各種意見。此次國際捕鯨委員會大會無疑將成為「左右將來日本捕鯨理想狀態的重大節點」。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鯨魚的未來:日本要求允許可持續性商業捕殺

文章 #23  未閱讀文章PoP » 2018-09-21 01:58

來源: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5449918

捕鯨恐怕是動物保護中最能牽動人心的問題,現在屠殺鯨魚牟利又成為可能。由於人類幾百年的捕殺,許多種類的鯨魚瀕臨滅絶。因此 30 多年來商業捕鯨一直被禁止。

但是國際捕鯨委員會 (IWC) 目前在巴西召開會議,下周將對日本要求終止捕鯨禁令的要求作出決定。

雖然日本一直在捕鯨,但是 BBC 記者埃爾莫爾(Andreas Illmer)說,這個問題比較複雜。

國際捕鯨委員會成員國 1986 年就一項反對商業捕鯨的禁令達成一致,目的是恢復海洋中鯨魚的數量。

但是支持捕鯨的國家認為那項禁令是臨時性的,他們認為能夠就捕鯨配額達成協議,保持可持續性捕鯨。

" 科研捕鯨 "

令保護人士滿意的是,上述禁令已經成為半永久性質,但是像日本,挪威和冰島這樣的捕鯨國家對此不滿。他們說捕鯨是他們文化的一部分,可持續捕鯨可以繼續進行下去。

BBC 記者埃爾莫爾說,允許用於科研目的的捕鯨成了 1986 年禁令的例外,自 1986 年後日本每年捕殺大約 200-1200 頭鯨魚,其中包括幼鯨和懷孕的母鯨。

日本給出的捕鯨理由當中有,要調查鯨魚現有數量,弄清鯨魚是否瀕臨滅絶等等。

但是批評者說這不過是日本的借口,他們以此借口繼續捕殺鯨魚供食用消費,來自科研目的捕鯨的鯨魚肉通常被出售。

可持續捕撈

日本的高級漁業談判官員和國際捕鯨委員會的專員諸貫秀樹對 BBC 記者說,日本希望國際捕鯨委員會能夠回到該組織的初衷上,即保護鯨魚,但同時 " 可持續地使用鯨魚(資源)"。

19-20 世紀大量捕鯨導致鯨魚瀕臨滅絶。1960 年代由於捕鯨技術和大型加工捕鯨船出現,於是限制捕鯨就成了十分緊迫的問題。

限制捕鯨導致禁令產生,現在鯨魚數量受到嚴格的監測,一些鯨魚種類仍然屬於瀕危物種,而日本捕撈的主要對象小鬚鯨則不屬於瀕危物種。

因此目前的國際捕鯨委員會輪值主席國日本建議採取一系列措施,包括成立可持續捕鯨委員會,為 " 數量充足的鯨魚種類 " 確立可持續捕撈的配額。

捕鯨是否道德

捕鯨除了商業價值外,還涉及道德問題,許多人認為捕鯨不道德。動物保護活動人士已經凖備反對日本提出的允許商業捕鯨的建議。

國際人道協會的主席布勞克(Kitty Block)說,海洋中這些巨大而優雅的動物已經面許多威脅,塑料污染,噪音污染,碰撞糾纏,氣候變化等等,他們不需要再次成為捕鯨槍瞄凖的目標。

還有人說,鯨魚是高度智慧的動物,有高度發展的社會結構。捕殺鯨魚導致鯨魚恐懼,給它們帶來痛苦。

老式的捕鯨標槍給鯨魚帶來的是緩慢痛苦的死亡,而現代捕鯨槍使用一種能夠炸開的標槍,但是動物保護者說即使那樣,被捕殺鯨魚也要經歷緩慢的死亡過程。

兩年前,澳大利亞政府公布了 2008 年的視頻,血腥視頻顯示日本的研究船捕殺一頭鯨魚,海洋保護非政府組織 " 海上牧羊人 " 說,那頭鯨魚被標槍射中後 20 分鐘才死去。

但是贊成捕鯨的人說,上述現象是例外。類似事故在屠宰場也可能發生。再說,可持續捕殺鯨魚,同工業化生產肉類,比如飼養和屠宰豬,牛和雞沒有什麼不同。

難以維繫

反對捕鯨的主要國家澳大利亞已經表示,他們會聯合其他國家共同反對日本試圖破壞目前禁止商業捕鯨的建議。

日本水產廳捕鯨業務主管官員諸貫秀樹對 BBC 說,他們希望新的建議能被採納,這樣捕鯨問題就會在科學和國際法的基礎上得到解決,不會牽扯那麼多的感情。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羅斯維爾教授(Donald R Rothwell)對 BBC 說,結束禁令最終可能不會帶來很大變化。他說,如果日本願意結束科研捕鯨項目,未來的商業捕鯨配額可能並不會令更多鯨魚被捕殺。

目前按照日本的所謂科研捕鯨,日本每年捕殺 300 到 400 頭鯨魚,而商業捕鯨配額可能把捕撈數字限制在更低水平。

目前南極是一些鯨魚的避難場所,但是在那裏也有捕鯨互動。日本說,避難所是針對商業捕鯨而設,科研捕鯨不應該被限制。

未來如果日本按照商業配額捕鯨,那麼日本就會遵守鯨魚避難所的規定。

目前而言,日本市場的鯨魚肉需求量一直在下降,而且捕鯨行業一直靠國家補貼維持,因此最終人們改變口味意味著商業捕鯨最終會由於商業不可行而難以為繼。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日本決定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

文章 #24  未閱讀文章PoP » 2018-12-22 12:27

來源: http://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 ... 40-52.html

日本政府 12 月 20 日敲定了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的方針。將在 25 日的內閣會議上正式決定,到明年 6 月底退出。原因是由於和反對捕鯨的國家之間的意見對立,日本所爭取的重啟商業捕鯨一事看不到頭緒。日本力爭通過退出 IWC 來重啟日本領海和專屬經濟區(EEZ)內的商業捕鯨。不過,日本退出國際機構的做法極為罕見,或將受到國際社會的批評。

如果商業捕鯨得以重啟,將是 1988 年以來的首次。在退出 IWC 後,根據國際法,日本將無法在南極海域展開捕獲調查。

IWC 成立於 1948 年,目的是鯨魚資源保護和持續利用。現在有 89 個國家加入。日本一直呼籲稱,鯨魚與鮪魚等其他水産資源一樣,基於科學數據,可作為食品持續利用。不過,在 9 月的大會上,反對捕鯨的國家宣佈「不允許任何捕鯨行為」。日本與反捕鯨國家的立場差異變得更加顯著。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日本摸索在國際捕鯨委員會之外成立國際機構

文章 #25  未閱讀文章PoP » 2018-12-22 22:39

來源: http://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 ... 46-52.html

在日本政府決定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方針的背後存在一種危機感,就是就算留在國際捕鯨委員會內,不僅難以實現商業捕鯨的早日重啟,甚至是目前的南極海調查捕鯨也難以繼續。在 IWC 的反捕鯨色彩逐漸加強的背景下,2027 年以後的下一期調查捕鯨的計劃制定變得困難。此外還存在日本調查母船「日新丸」老化,使用期限只剩 3 年這一因素。

在日本政府內部有觀點認為,即使是非成員國,也能像加拿大那樣,作為國際捕鯨委員會的觀察員國繼續參與事務,同時還將探索以捕鯨國為中心,設立成為負責資源管理的第 2 個國際捕鯨委員會的國際機構,打算充分顧及與國際社會的合作。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日本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代價巨大

文章 #26  未閱讀文章PoP » 2018-12-22 22:42

來源: http://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 ... 06-01.html

日本政府確定了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的方針,日方認為繼續留在國際捕鯨委員會重啟商業捕鯨也無法獲得理解,所以要大幅轉變捕鯨戰略。

禁止包括科學調查在內一切捕鯨活動的反捕鯨國出現增加,可以理解日本政府為討論無法取得進展而感到焦慮。但是,現在為何必須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這一國際組織呢?這令人難以理解。「自己的意見不被支持就從國際框架中退出」的做法與川普政權有何不同?

如果日本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強行重啟商業捕鯨,將不可避免地遭到歐美和大洋洲國家的反對。還可能對日本作為主席國,將於 2019 年在大阪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和 2020 年的東京奧運會産生影響。

國際社會對日本的印象惡化,別説擴大出口了,甚至可能出現抵制日本食品等運動。

如果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今後將無法在南極海等海域實施調查捕鯨。不得不説這是日本一個代價巨大的判斷。

此外日本政府欲通過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來實現的在日本專屬經濟區(EEZ)內的商業捕鯨是否真的能夠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可也令人懷疑。

日本加入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針對捕鯨活動規定「應通過適當的國際組織,致力於這種動物的養護、管理和研究」。

保留紮根于本地的鯨肉飲食文化十分重要。但是,即使重啟商業捕鯨,增加捕獲量,真的存在與之相應的國內需求嗎?日本 1960 年代的鯨肉消費量超過 20 萬噸,而現在只有 5 千噸左右。減少至馬肉需求(超過 1 萬噸)的一半左右。這是因為牛肉和豬肉變得容易獲得,消費者的選項越來越多。

在注重「可持續發展目標(SDGs)」的企業出現增加的背景下,預計大型流通企業不會再次將鯨肉産品擺放在店舖門口。在無法確保銷售對象的情況下,即使依賴補貼重啟商業捕鯨,這項業務的可持續性也令人懷疑。

如果日本政府決定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重啟商業捕鯨,希望日本政府能夠就上述疑問向日本民眾作出解釋。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日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 擬明年七月啟商業捕鯨

文章 #27  未閱讀文章PoP » 2018-12-27 15:09

來源: https://hk.news.yahoo.com/%E6%97%A5%E9% ... 10428.html

日本政府因應傳統捕鯨地區執政黨議員的要求,周三宣布退出管理鯨類資源的國際捕鯨委員會(IWC),在相隔約三十年後,明年七月重啟商業捕鯨活動。日本在二戰後幾乎沒有退出國際組織的先例,今次退出 IWC 實屬罕見。澳洲和紐西蘭等國及環保組織綠色和平隨即作出強烈批評,要求日本重新考慮這項決定。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昨日在記者會上表示,日本會在本月底正式將退出決定通知 IWC 秘書處,預計會從明年七月起重啟商業捕鯨,擬在日本近海及日本的專屬經濟區(EEZ)內進行,但不會在南極海域捕鯨。

日本退出 IWC 後雖然失去每兩年一度的大會議決權,但他們希望以觀察員身分,繼續參加調查鯨魚生態的科學委員會。在巴西九月召開的 IWC 大會上,日本重啟商業捕鯨的提案遭到否決,日方認為應退出 IWC 以打開局面。

菅義偉說,中斷商業捕鯨已超過三十年之久,日本政府不斷摸索可能的解決方案,但看不到只重視保護鯨魚資源的國家有讓步可能,而在九月的 IWC 大會上,再度看到對鯨魚資源的持續利用與保護的兩種立場不可能共存,所以作出這次的決定。

菅義偉表示,讓水產資源可持續利用是日本的立場,日本將與持相同立場的國家強化合作,未來將研究是否建立新的國際框架,每年與立場相同的國家聚會。

日本於一九五一年加入 IWC,成員國有八十九個,其中半數以上是反對捕鯨國家。IWC 於一九八二年決定暫停商業捕鯨,日本在一九八八年停止商業捕鯨,國內市場流通的鯨魚肉都是從冰島等地進口,及透過科研捕鯨取得。日本之後為了收集科學數據以重啟商業捕鯨,持續在南極海域及西北太平洋開展科研捕鯨。

日本宣布退出 IWC 後,澳洲和紐西蘭隨即批評日本的決定。澳洲政府表示對日本的決定非常失望。澳洲外長佩恩指出,澳洲一貫反對任何形式的商業捕鯨及科研捕鯨,呼籲日本對退出 IWC 重新考慮。

紐西蘭外長彼得斯亦促請日本留在 IWC,他說:「捕鯨是過時及沒需要的作業,我們希望日本重新考慮其立場,停止所有捕鯨活動。」

環保組織綠色和平也指出,日本的決定與國際社會背道而馳,日本作為明年二十國集團(G20)峰會的主席,應該重新考慮退出決定。

共同社分析指出,日本退出 IWC 雖說是為保護本國飲食文化和相關產業,但從國際磋商平台抽身離去,或將有損日本戰後多年積累的信任,也可能會對其他貿易談判造成負面影響,受制於反捕鯨國的反撲。

大阪明年將舉行二十國集團峰會,二〇二〇年還將迎來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抗議活動如果激化,可能會給日本提升國際好感度的氣氛潑冷水。

首相安倍晉三領導的執政自民黨內許多成員支持捕鯨,安倍本人也是來自一個目前仍然盛行捕鯨的選區。日本政府因應傳統捕鯨地區執政黨議員要求退出 IWC 的高漲聲浪,最終作出退出的決定。

《日本經濟新聞》批評,「自己的意見不被支持就從國際框架中退出」,這種做法與美國特朗普政權有何不同?」《日經》也質疑,日本國內的鯨肉需求已經大幅減少,並沒有增加捕鯨量的必要。日本在一九六〇年代鯨肉消費量曾超過二十萬噸,但現時需求只約五千噸。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日本扶持捕鯨産業的背後有這兩人

文章 #28  未閱讀文章PoP » 2018-12-29 13:36

來源: https://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 ... 56-08.html

12 月 26 日,日本政府宣佈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日本將自 2019 年 7 月起在領海和專屬經濟區(EEZ)重啟商業目的的捕鯨活動。日本在政府高官的意向下邁向商業捕鯨,但鯨肉在日本國內的需求大幅減少。就算重啟捕鯨,其作為産業的前景也難以描繪。作為七大工業國(G7)之一的日本退出國際合作實屬罕見,還留下了受到批評的風險。

日本政府在宣佈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之後,將於 2019 年 6 月底退出。轉捩點是 9 月的國際捕鯨委員會大會。當時,日本提出了重啟部分商業捕鯨等議題,但受到澳大利亞等反捕鯨國的反對,以 41 票反對、27 票贊成遭到否決。

日本的調查等顯示,南極小鬚鯨在南半球達到 51.5 萬頭,小鬚鯨在西北太平洋有 2.2 萬頭,正以每年數個百分點的速度增加。如果調查的數據準確,就可以説捕鯨國和反捕鯨國之間的爭執是飲食文化的差異。日本中央學院大學的谷川尚哉教授表示,「國際捕鯨委員會作為鯨魚保護組織的色彩正在加強」。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在 26 日的記者會上表示,「期待給當地增添活力,豐富的鯨文化得到繼承」,將激活地區經濟列為退出的目的之一。具有捕鯨傳統的和歌山縣的知事仁坂吉伸 26 日發表評論稱,「支持政府的決定」。

對於退出的決定,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這 2 位高官的意向發揮了作用。

二階俊博由眾議院和歌山第 3 區選出,其選區就包括捕鯨盛行的和歌山縣太地町。重啟商業捕鯨是二階的一貫主張,早就向外務省等機構提出過要求。此外,安倍的老家山口縣下關市也作為「近代捕鯨發祥地」而聞名。

自民黨捕鯨對策特別委員會委員長濱田靖一的老家千葉縣也有捕鯨産業。他在同一天的自民黨捕鯨議員聯盟的大會上表示支持退出的決定,並評價稱「這一決定是為了實現將傳統捕鯨切實傳給後世的目的」。

不過,日本的捕鯨産業處於嚴峻狀況。即使是處於國際捕鯨委員會管理對象之外的小型捕鯨活動,也僅有 6 家企業的 5 艘船進行作業。此外,此前全年超過 20 萬噸的日本鯨肉消費量在最近幾年也僅為 3000~5000 噸

日本政府在 2019 年度預算案中為推動捕鯨列入了 51 億日元。水産廳的計劃是,在決定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之後,在調查捕鯨的基地、山口縣下關市恢復海上作業,同時在和歌山縣太地町等全國 6 個地點展開小鬚鯨等的沿岸捕鯨作業。政府將繼續提供豐厚的支援,但捕鯨作為産業的自主發展前景依然堪憂。

日本農相吉川貴盛 26 日對記者表示,「我個人認為退出令人遺憾」。水産廳則表示,「今後將繼續出席國際捕鯨委員會的科學委員會,強烈推動委員會的改革」。但早稻田大學的真田康弘客員副教授表示擔憂稱,「退出是外交上的失敗,世界懷疑日本資源管理態度的看法將加強」。

日本近年來也有退出國際機構的例子。2009 年退出了國際咖啡協定(ICA),後又於 2015 年重新加入。2012 年退出商品共同基金協定。這些退出的主要目的是減少會費負擔。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日本重啟商業捕鯨,招致國際社會強烈反對

文章 #29  未閱讀文章PoP » 2018-12-29 13:53

來源: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6687832

日本政府宣佈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並將於 2019 年 7 月重啟商業捕鯨。此舉或將招致國際社會強烈批評。

日本官員表示,吃鯨魚肉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過去多年間,日本一直以「科學研究」的名義捕獵鯨魚並販賣鯨魚肉,動物保護人士對此一直表示譴責。

由於一些鯨魚物種瀕臨滅絶,致力於保護鯨魚的國際捕鯨委員會自 1986 年起便禁止商業捕鯨活動。日本於 1951 年加入該委員會。

雖然此次日本政府的表態已在外界意料之中,但有動物保護團體警告稱,此舉將會帶來嚴重後果,這意味著日本將可以自由捕撈受國際捕鯨委員會保護的小鬚鯨等物種。

日本政府怎麼說?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Yoshihide Suga)表示,未來商業捕鯨活動將局限在日本領海和經濟區內。

因此,日本將停止在南極水域和南半球的捕撈活動。鯨魚保護團體此前曾對此舉表示歡迎。

日本政府發表聲明表示,國際捕鯨委員只注重保護鯨魚數量的目標,未能履行其致力於支持可持續商業捕鯨的另一目標。

過去數百年間,捕撈鯨魚的活動在日本一些沿海地區一直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國民把鯨魚作為主要肉類來源,對鯨肉的消費需求飆升,但是最近幾十年間消費量又急劇下降。

根據日本《朝日新聞》報道,鯨魚肉只佔日本所有銷售肉類的 0.1%。

各界反應

澳大利亞外交部長瑪麗斯·佩恩(Marise Payne)與環境部長梅麗莎·普萊斯(Melissa Price)在一份聯合聲明中表示,對日本的決定「非常失望」。

聲明指出,澳大利亞仍然堅持反對所有形式的商業和所謂「用於科學的」捕鯨活動。

在日本作出正式宣佈前,澳大利亞國際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運動負責人尼克拉·拜儂(Nicola Beynon)稱,日本將「完全在國際法範疇之外運作」。拜儂說,這是日本走上「海盜捕鯨國家道路」的一步,這種對國際規則的蔑視令人不安。

綠色和平敦促日本政府重新考慮這一決定。綠色和平警告稱,這可能會為明年 6 月 20 國集團峰會的東道主日本招致批評。綠色和平日本辦事處執行主管薩姆·安尼瑟立(Sam Annesley)稱,日本政府在年底宣佈這一消息,明顯是想要避開國際媒體的注意,但全世界都很明白日本政府的用意。「今天的決定與國際社會行為不一致,更是與保護海洋和這些偉大生物未來的需求不一致,」安尼瑟立稱。

目前捕鯨禁令如何規定?

1986 年,國際捕鯨委員會各成員一致同意,暫停捕撈鯨魚以恢復鯨魚數量。

當時在支持捕鯨的國家看來,暫停捕鯨活動是暫時之舉,在可持續捕撈配額達成共識後將得以繼續。

然而這變成一項凖永久的禁令。支持捕鯨的日本、挪威及冰島等國家認為,捕鯨是其本國文化的一部分,在可持續發展的情況下應該得以繼續。

時至今日,鯨魚數量一直受到嚴格監控,其中許多物種仍瀕臨滅絶,但也有像日本主要捕撈的小鬚鯨等種類不屬於瀕危物種。

今年 9 月,東京試圖促使國際捕鯨委員會同意分配商業捕撈配額,但這一提案遭到委員會拒絶。

日本可以說退就退嗎?

日本雖然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但是仍將受特定的國際法約束。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各國應「通過適當的國際組織」合作保護、管理並研究鯨魚保護問題。但是公約沒有說明具體國際組織名稱。

如果有其他國家願意配合,日本可以設法成立另一個國際組織,或加入類似北大西洋海洋哺乳動物委員會(Nammco)的現有組織。

同國際捕鯨委員會相比,北大西洋海洋哺乳動物委員會規模更小,由挪威、冰島、格陵蘭島及法羅群島等支持捕鯨的國家與地區組成,這些國家和地區對國際捕鯨委員會感到失望。

日本不是一直在捕鯨嗎?

是的。雖然過去 30 年裏日本一直在捕鯨,但都是以科學項目的名義,屬國際捕鯨委員會禁令外允許的例外情況。

批評人士表示,這種做法實際上是對商業捕鯨活動的掩護。

日本這種做法意味著,被捕撈的鯨魚用於科學研究,而鯨魚肉可以在日後用於消費販賣。

日本每年捕撈約 200 至 1200 頭鯨魚。日本稱正在對鯨魚數量進行調查,以確定鯨魚是否瀕臨滅絶。

國際捕鯨委員會為何無法達成一致?

日本一直在試圖推翻暫停捕鯨的禁令,並極力推進委員會就可持續捕撈配額達成協議。

今年 9 月,日本在巴西舉行的國際捕鯨委員會峰會上進行了最後一次嘗試。日本提出了一系列建議,包括建立可持續捕鯨委員會,並針對「數量豐富的鯨魚種群 / 物種」確立可持續捕撈限額。

這一提案遭到委員會否決。此後外界一直有傳言稱日本會為不受委員會規則束縛而退出該組織。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日本「殺海豚節」與恢復商業捕鯨的持久爭議

文章 #30  未閱讀文章PoP » 2019-09-05 11:28

來源: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9567637

日本又開始在沿海小鎮太地町開始其有爭議的年度海豚狩獵。不久前,日本不顧國際批評恢復商業捕鯨。

2010 年,一部紀錄片《海豚灣》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引起了全球對日本大規模獵殺海豚的關注。

這部有著血腥畫面的紀錄片問世後,日本太地町當地已經有幾十年歷史的這項傳統引發世界各地自然和動物保護者的批評。

海豚不是魚,是水生哺乳動物,也是鯨類動物。海豚是智商最高的動物之一,有著看起來友善的形態和愛嬉鬧性格,在人類文化中一向十分受歡迎。

但日本的海豚節是它們的噩夢。

殺海豚節與《海豚灣》

每年從 9 月 1 日開始的半年裏,日本南部和歌山漁村太地町就會舉行名為「海豚節」的慶祝活動。

狩獵者把這些動物驅趕到一個海灣裏,然後在淺水區用刀和魚叉宰殺大多數被困海豚。

被殺的海豚肉用來食用。剩下的海豚被賣給水族館和海洋公園。

過去媒體曾報道,在之後的 6 個月裏,將有 2 萬多頭海豚和數千頭鯨魚在太地灣遭到屠殺,海豚的鮮血幾乎將灣內的海水染紅。

2009 年,歐美的海洋自然保護主義者突破了日本方面的阻撓和封鎖,秘密拍攝了一部紀錄片《海豚灣》,獲得次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

這部顯示太地町漁民殘忍殺戮海豚出售海豚肉的影片使當地備受國際輿論壓力和爭議。

環保人士:驅趕狩獵非常殘酷

2019 年的年度海豚節開始之際,這裏又成為媒體和動物保護主義組織關注的一個焦點。

日本媒體報道,9 月 1 日去海豚灣的船隻並沒有帶回任何海豚。而環保組織「海豚項目」稱,9 月 2 日,就有 5 隻海豚被殺死。

這次捕獵季的官方總配額允許殺死或捕獲 1700 多只海豚或鯨魚。

環保人士說,驅趕狩獵是非常殘酷的,海豚可能需要長達 30 分鐘死於窒息或溺水。

然而,來自太地的漁夫說,社區人們的生計依賴於這項貿易。

日本戰後首次國際退群與利益集團

2019 年 7 月 1 日,日本因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恢復商業捕鯨後,其捕鯨船隊開啟為期數月的捕鯨活動。被禁止 31 年的日本商業捕鯨在日本全面開禁。

共同社稱,這是日本自 1945 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退出的第一個主要國際組織。

到南極捕鯨並非日本文化傳統,而是在二戰之後出現的。當時日本一片廢墟,國民缺衣少食。在美國麥克阿瑟將軍的鼓勵下,日本將兩艘巨大的美國海軍艦隻改建成捕鯨加工船,前往南大洋,為解決日本糧食極度匱乏的問題發揮了重要作用。

即使是自 1986 年以來一直被禁止商業捕鯨活動期間,日本捕鯨船也已科學研究的名義每年殺死數百頭鯨魚。

日本農林水產官員給出捕鯨的理由是,食用鯨肉是日本的傳統飲食文化,重啟商業捕鯨能夠帶動地方經濟復蘇。

除了文化傳統的理由外,日本為何堅持不顧國際反對捕鯨呢?

BBC 記者採訪過曾經為日本綠色和平組織工作的人士佐久間順子表示,捕鯨是日本政府運作的,是龐大的官僚結構,有研究預算、年度計劃,涉及有關官員的職業晉升和養老保險諸多利益。而有關的選區與政客也一樣有同樣的密切的利益關係。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頭像
PoP
 
文章: 11974
註冊時間: 2006-12-06 03:42

上一頁

回到 告示版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